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大明:自爆穿越后,老朱心态崩了 > 第653章 罢免康诚
 
殿里一时寂静下来。

楚泽也不催。

康诚跪在地上,头伏得很低,心脏水断地狂跳。

他现在甚至没空去想,为什么陈参会在这时候背叛自己,只焦急地等候着黎世昌的处置。

无凭无据污蔑他国来使,还安排死士刺杀,这两件事随便哪一件,都是要命的。

但康诚身份特殊,黎世昌不会轻易杀他。

更别说刺杀楚泽还得了他的允许。

黎世昌想了想,打算大事化小:“此事……”

“事关重大,康诚身为国师,却做出这等事,若是传出去,只怕会引起轩然大波。”老国师轻咳两声,而后起身,满面严肃地朝黎世昌见了礼,道,“依老臣之见,不如先罢免他的国师之位,让其禁足三个月,以反思己过。”

“师傅!”康诚不可置信地抬头。

黎世昌一怔,他也惊讶地侧头看过去。

老国师这么多年不曾出现,一出来就让他罢免自己的徒弟?

黎世昌狐疑地看着老国师。

老国师坦然地站着,让黎世昌看。

康诚见老国师心意已定,知道再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于是便将主意打到黎世昌身上:“陛下!臣为琉球尽心尽力,替陛下安抚百姓,若是陛下冒然将我罢免,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还请陛下三思!”

“这话说得就危言耸听了些,咱大明没有国师,不也好好的?由此可见,国师也不是非要不可,只要君主贤明即可。”楚泽意有所指地看了眼黎世昌,就差直接说,小子,咱在点你呢!

黎世昌未曾说话,陈参先开了口:“陛下,国师应当是为陛下所用,但若是国师想凌驾于陛下之上,那这国师不要也罢。”

康诚脸色一黑,猛地转过头去瞪陈参:“我何时凌驾于陛下之上了?!”

恰在此时,老国师幽幽接话。

“陛下,陈俗漏规,可改。国师一位,也不是非要不可。”

“老东西你闭嘴!既然不是非要不可,那你为何不在你还在位时,便让黎世兴撤了你!”康诚瞪在老国师的眼睛一片通红,里面被血红的血丝面点满,看起来十分可怖。

如此粗鄙之言,也只让老国师稍微侧目。

那一眼,淡漠若水。

仿佛康诚在他眼里,犹如地上的草芥,根本不值得他侧目。

只一眼他便收回了目光。

老国师语气毫无起伏,继续道:“康诚身为国师,却不尊师重道,还口出恶言,实属该罚,便请陛下将其禁足时间,加至半年吧。”

有这半年时间,只要黎世昌运作得当,琉球就永远都不会再有国师。

黎世昌听懂了老国师的未尽之言。

不得不说,他很心动。

谁会嫌权利大呢?

没了国师,琉球就只剩下陛下。

他黎世昌便是琉球说一不二的王。

没有人与他分权,岂不是好?

黎世昌越想越心动。

康诚心下大急,他连忙喊出声:“陛下,我……”

“好了。”黎世昌抬手,打断康诚的话,“朕觉得陈参之言甚有道理,你身为国师,怎么能做下这些事?楚大人到底是上国来使,你如此行事,朕总得要给大明一个交待。这样吧,你先禁足半年,半年之后你若是反思好了,朕还是可以恢复你国师之位的。毕竟你为琉球辛苦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朕还是知道的。”

<div class="contentadv"> “可是陛下……”

“怎么,你还有问题?”黎世昌不悦地看着康诚。

看着黎世昌心意已决的眼神,康诚张了张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臣,遵命。”康诚咬着牙跪伏下去。

黎世昌是真的想罢免他。

他现在在这里争辩,肯定会适得其反。

不过他康诚,从不是轻易就会认输的人。

黎世昌与那个老东西勾结起来……对!肯定是黎世昌与那老东西联手了,不然从不出面的老东西,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突然出现?

那被老东西带入宫的星月,必定也是他换的。

其目的只有一个,夺自己的国师之位。

康诚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

出宫时,康诚单凭想象,就把自己给气疯了。

亏他还帮黎世昌夺位,结果他坐上皇位,就开始卸磨杀驴。

好,真是好得很。

不过他们只怕是忘了,他当了这么多年的国师,又岂会是毫无反抗之力的人?

等着吧,很快他就会让他们知道,罢免自己,将会是他们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

康诚出了宫门,回头目光阴冷地看了眼宫门,而后坐上到马车,寒声吩咐:“回府。”今日的事,没完。

康诚被赶出皇宫,殿里只剩下楚泽与黎世昌还有老国师。

老国师满脸无欲无求,见康诚离开,他也自请离开。

片刻之后,偌大的殿中,只剩下黎世昌与楚泽。

黎世昌坐在龙椅上,居高临下地打量着楚泽,后者毫不畏惧地与他对视。

片刻之后,楚泽主动移开了视线。

“陛下,若是没事,那咱也先退下了。”楚泽低下头,姿态很是恭敬。

黎世昌就喜欢这样的恭敬。

刚才还板着的脸,此时便缓缓笑了起来。

就连看楚泽的眼神,都比刚才缓和了不少。

他道:“嗯,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朕听说,这次与楚大人商议矿脉问题的李施死了?”

楚泽一听他这话音,就知道他想问什么。

“是。”楚泽答,“死于刺杀,尸身咱已经带回,交给贵朝官员了。”

黎世昌对李施怎么死的不感兴趣,他“嗯”了一声,点点头,又问:“那李大人与楚大人谈的事宜,想必楚大人都知道了吧?不知你们谈得如何?”

楚泽在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神情依旧:“自然没问题。”

“当真?”黎世昌激动得身体前倾,目光灼灼地锁定楚泽,生怕刚才这句话,是自己的错觉。

楚泽点头,他看着黎世昌的眼神还透着几分不甚明显的讨好,道:“自然当真,矿脉在贵国地界上,开采权虽然在咱大明,但很多事还得仰仗陛下,只要陛下可以给咱多些便利,那这些小事,都是可以商议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