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我就买亿艘毛熊航母,鹰酱你慌啥 > 未定随笔——官场同学阿姆
 
未定随笔——官场同学阿姆
“臭小子,叫你洗个破二手丝袜高跟鞋都洗不干净,你瞧瞧这高跟鞋上头的斑点,还有这洗破丝的窟窿,老娘还能指望你干什么,赶紧滚过来重洗!”
“哎哟我的好菲姨,别扭了别扭了,这真不怪我啊,是您这些淘回来的二手货成色质量太糙次......”
警官花园某合租房客厅里,一名丰胸柳腰,青花瓷旗袍打扮的美艳女人,正撅着丰盈红润的唇瓣,气咻咻地反复扭着一个苦逼青年的耳朵。
女人生了一张狐狸精似的魅惑脸蛋,美眸圆而媚,略施精致的淡妆,身材火辣,旗袍下两条微微叉开的大长腿裹着肉色丝袜,踩着一双水晶镶钻高跟鞋。
这样的女人走在大街上,毋庸置疑,回头率肯定是百分之百,足以让任河男人为之流哈喇子。
可落在楚云涛眼里,那就跟牛魔王河东狮吼的泼辣媳妇儿铁扇公主似的。
重生回来不到半小时,大脑晕晕乎乎的楚云涛还没缓过神来,就被三姨苏雅菲打发帮她洗刷刷卧室角落里堆积如山的高跟鞋和丝袜。
这些玩意儿都是菲姨从某个快破产的南方小老板手里便宜买下的二手货色,所谓的二手货色,其实不知转手了多少趟,都是深城那边小作坊里仿造港台名牌生产出的假冒伪劣次品。
如今改革春风吹满地,到处都是倒买倒卖,低买高卖属于常规操作,广东佬和温州佬早就靠服装小商品赚的盆满钵满。
向来花钱大手大脚的医院妇科主任菲姨自然眼馋得很,跟几个小姐妹合计了下,觉得如今女性同胞们的审美严重落后于港台地区,太老土太朴素,无法充分凸显出女同胞们的魅力来。
于是乎,菲姨和几个小姐妹瞄准了最能展现女性美的丝袜高跟鞋,几人合伙出了几万块钱,一口气包圆了人家所有的货。
结果买回来才知道,这些货大部分存在这个那个的瑕疵,有的还脏不拉几臭烘烘的,必须要重新清洗干净,喷上点香水,再寻思怎么出手。
洗袜子洗鞋这事儿自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菲姨长项,这个重担自然落在了同居的楚云涛身上。
“臭小子,甭给老娘找说辞,老娘要去上班了,你好好搁家里给我洗鞋洗袜子,要是我下班回来你没洗完,你小子晚上就等着鸡毛掸子伺候吧......”
苏雅菲气咻咻地扭了把楚云涛的耳朵,回到自己房间“嘭”地关上门,换了身清爽凸显曲线的T恤紧身天蓝色牛仔裤,拎着手包,临走前甩给了楚云涛一个威胁满满的小眼神,踩着乳白色凉高跟“啪嗒啪嗒”地出了家门。
苏雅菲前脚刚走,后脚楚云涛便一脚踹开眼前两个堆满了高跟鞋丝袜的大洗盆,水花哗啦啦溅在大腿上他丝毫没有在意,冲到门口的月份牌,瞧着上面的具体年月日:
1991年6月15号!
楚云涛拍拍脑门,苦苦笑着长叹一口气:
“我滴个妈呀,我怎么回到这个时间节点了,果然还是昨晚跟她们五人告白失败心痛欲绝,心脏绞痛没挺过来一命呜呼了么.......”
就在前世昨晚,他鼓起勇气向五位大美姨轮流告白,为什么要说是轮流呢。
一口气向五人告白,这厮没那个狗胆子怕被打死,他妄想着只要有一个美姨答应他的告白,他老楚家祖坟都不能用冒青烟来形容,简直就是原地爆炸了。
这厮一厢情愿地以为凭着自己几十年如一日的插科打诨,所谓日久生情,就是五个人不能全喜欢上他,至少有一个能成功吧。
想法很美好,现实却是他惨遭五位大美姨或委婉或撩阴腿,或大义灭亲逼逼赖赖地残忍拒绝。
他将近三十年的真心热恋,就这么彻底碎成了一地渣渣,失魂落魄鼻青脸肿地回到自己房间,楚云涛非但没法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反而是越想越心痛,越痛越窒息,直到心肌梗塞......
您瞧瞧,这失恋的打击堪比“重生大货车”的迎头撞击,直接把楚云涛送到了1991年。
他记得此时自己燕京政法大学刚毕业,打算参加燕京党政办机关储备干部选拔考试,借住在五个大美姨家。
这厮有五个大美姨,分别是老大柳梦芸,老二秦慧兰,老三苏雅菲,老四钟芸萱,老五陈秋彤。
说是姨,其实是京城人对年长女性的尊称,楚云涛和她们并没有半毛钱亲属关系。
五个美姨来自不同的高干家庭,楚云涛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子弟,之所以能住在五个大美人家里,完全是父辈的关系。
楚昊的父亲曾上过对越自卫反击战场,手下有一个班的弟兄,在最为惨烈的老山战役初期,父亲带领一个班的弟兄死守阵地,为了保护手下兄弟,父亲瞎了一只眼,双腿永久性截肢,体内有多处弹片残留。
经过一番紧急抢救,父亲死里逃生,但却成了残废和瞎子,那五个被他用命救下来的兄弟,哭着说要照顾老班长一辈子。
楚云涛的父亲是那么一个要强倔强的人,宁死也不愿意拖累弟兄们,严厉拒绝了弟兄们的好意。
见老班长死犟,五位兄弟又提出要跟老班长亲上加亲,他们五人早已成家生娃,都生的是女娃,老班长唯一的儿子楚云涛那时十岁。
五人约定,将来等楚云涛长大了看喜欢哪一个,就跟谁结婚。
五人家都住在燕京,与早早重伤过世的父亲不同,经过战场洗礼后,有几位伯伯跻身燕京权力中心。
那之后楚云涛没少轮流到五位姨家里长住,培养感情,五位伯伯很喜欢他,完全把他当成自家亲儿子看待。
最开始楚云涛是叫她们五个姐姐的,奈何小时候楚云涛很调皮,总是笑嘻嘻地撵在她们屁股后头,一口一个“媳妇儿姐姐”地叫唤,五人那时正值花季少女敏感的年龄,学校里的同学都嘲笑她们养了个童养夫弟弟。
五人着恼儿之下,勒令楚云涛以后不准喊她们“媳妇儿姐姐”,楚云涛可怜兮兮地眨巴着乌漆嘛黑卡姿兰大眼睛问她们,不叫媳妇儿姐姐叫什么。
最后是老大柳梦芸拍板,叫楚云涛喊她们姨,这样显得她们高楚云涛一个大辈分,别人就不会多想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就这么楚云涛一路跟她们长大,眼睁睁看着五位青春活泼的少女,慢慢走向成熟妩媚。
等到他也长大时,老大柳梦芸已经成为燕京市副市长,老二秦慧兰是燕京市公安局副局长,老三苏雅菲是人民医院妇科主任大夫,老四钟芸萱是外交部翻译部副主任,老五陈秋彤是燕京市委组织部副部长。
她们每一个都是那么的优秀,都是身居高位的金凤凰,前世的楚云涛性子太直太硬,因为看不惯官场上的一些蝇营狗苟,总是跟上级领导拍桌子,要不是有五位伯伯罩着,他早就被人踹出干部圈了。
他的仕途之路走得很是艰难,几位大美姨是正科级干部时,他是平平无奇小科员,几位大美姨是正处级领导时,这厮勉强上位副科虚职。
等到大姨柳梦芸火箭式蹿升至副部级高官时,楚云涛这丫的才堪堪爬到正科级实职,差了何止是十万八千里。
这种社会地位的巨大差距,无形间将楚云涛和她们隔开了一道深深的鸿沟。
她们可以像从前小时候那样宠溺他,把他当成弟弟,却无法爱上一个地位相差悬殊的小男人。
老大笑着说她这辈子不想结婚,叫他找老二问问,老二一记撩阴腿叫他滚球,除非他能打得过她这个公安系统大比武第一的公安局副局长。
哪怕是妇科主任的老三苏雅菲,也啐了他一脸香香的口水,说她想要一个24小时为她捏腰捶腿随叫随到的跟屁虫,楚云涛天天单位上班,不符合她的要求。
楚云涛那叫个汗哒哒,什么跟屁虫啊,这妞儿分明是想找个免费男保姆。
至于老四钟芸萱和老五陈秋彤,前者说她忙着陪同领导满世界飞着翻译,楚云涛要是愿意等到她退休结婚,倒是可以考虑下。
后者狠狠批评楚云涛满脑子就想着娶老婆,一点想在仕途上进步的斗志都没有,像他这种敢跟领导拍桌子瞪眼睛的下属,要是跟她结婚了还不反了她的天了。
得,说白了这位是把结婚当成官场了,想找个乖乖听话的模范好丈夫。
楚云涛怅然叹了口气,前世的告白惨败,说穿了就是他在仕途上走得不够远,跟她们之间的差距太大,无法摩擦起电。
这五位大美姨的条件过于优越,追在她们屁股后头的青年才俊如过江之鲫,甭说楚云涛这种正科级虾米小干部,就是堂堂正国级高官公子来了,也碰了一鼻子灰。
不来电就是不来电,宁缺毋滥,哪怕当一辈子的老姑娘,瞧瞧这五个大美姨就是这么任性。
哪怕是五个伯伯强逼她们跟楚云涛谈恋爱,想撮合这门婚事,依旧没屁用。
用大姨柳梦芸的话来说,不是她们不愿意跟楚云涛结婚,而是打小这厮就跟个她们几个屁股后头,心里早已把他当成了亲弟弟,压根生不出半点男女之情。
楚云涛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谁叫她们长大以后个个发展得那么牛逼哄哄,牛逼得楚云涛不得已只能仰望。
有人说距离产生美,简直扯踏马的瘠薄淡,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说这话的根本不知道还有不少男性同胞连人家女神的小嫩手都没摸过,连当牛做马这点今生唯一的渴望都要排队。
楚云涛只奢求跟她们中的一个每天耳鬓厮磨,你侬我侬,直到携手走进婚姻殿堂。
他深吸一口气,淦他娘的的,既然老天爷让他重活一世,这辈子别的目标不谈,他先给自己立一个贯穿主线的核心大目标!
他要做官,官做得越大越好,大到让她们五个大美姨仰望膜拜,然后狠狠地打她们的大漂漂脸蛋,哭着喊着求着争相恐后要嫁给他,他要是不答应她们就一哭二闹三上吊!
..........
之前提过的其中一个新书开头,考虑到很多兄弟还是想看她们的故事,尽可能原汁原味保留了,不过走的是明显官场路子。
还有几个新书想法未定,看看兄弟们的反馈,新书发布时间不远了。
感谢好兄弟们一直以来的大力支持,老熊很感激,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