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穿越知否混日子 > 第六章 王大娘子发飙
 
  “我家如儿到底和她有什么仇怨,要这样害我们家如儿,想当初是她们自己要娶康家女儿的,如今到头来,倒怨恨到我们盛家头上。”
  王大娘子今日嫁女,本来开开心心的,但是后院的宾客刚走, 王大娘子一回房间就翻了脸,在自己房里骂骂咧咧的,把丫鬟下人们吓的跪了一院子,盛家主君和盛长柏还在前院招呼前来祝贺的同僚,也没人能劝说王大娘子,只有海朝云一个儿媳妇, 到底是晚辈, 婆母这会子又在气头上,也不敢劝说, 只能悄悄的着人去喊老太太。
  老太太一进院子,就听到王大娘子在房里骂人,倒是好笑的紧,好久没有见过大娘子这样威风了。
  “这到底是怎么了,谁又惹着大娘子了,在这样的日子里面发这样大的火气。”
  这时候,海朝云已经从王大娘子骂骂咧咧的口中知道怎么回事了,连忙给老太太解释道。
  “听婆母的意思,说什么今天王家舅母的脸色不对,从头到尾都摆着脸,叫亲戚们看了笑话,还有因为康姨妈来送嫁的事情,婆婆本来没请康姨妈, 但康姨妈今天不请自来, 婆母以为是王家舅母带康姨母过来, 故意给她难堪。”
  海朝云一脸的无奈,她刚才给自家婆母解释半天了, 王舅母那一桌是她负责招待的, 当然明白王舅母为何脸色不好看了,不就是因为康姨母在酒宴上表现的比较强势,屡屡打断王舅母说话,丝毫没有做小姑子的气度,王舅母今天好像本来心中就有事,被康姨母这样在人前估计难堪,自然脸色不太对。
  “我给婆母解释了几次,看刚才酒宴上的气氛,康姨母根本就不是王舅母请来的,但婆母说什么都不信。”
  老太太也是服了自己选的这个儿媳妇了,王家和盛家没有定亲,本来之前王大娘子也觉得是康姨母截了自己的胡,对自家那个姐姐意见大了去了,谁又能知道,那康姨母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王大娘子说了啥,结果到头来王大娘子竟然相信是王家听了盛家的谣言,不愿意和盛家结亲, 匆匆定了康家,是为了找借口不叫如兰嫁入王家。
  老太太早就息了劝说王大娘子和康姨母疏远的心思, 再怎么说,人家是嫡亲的姐妹,老太太说的多了,就好像挑拨人家姐妹关系似的,这和盛老太太为人处世的方式不符合,康家和盛家这层关系断不了,尤其是王家老太太在世的时候,盛家虽然碍于亲戚关系,给康家收拾了几回收尾,但盛紘是什么人,做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事,真正给康家擦屁股的,乃是王家,王家老太太也是个精明的,有些事她知道,不能叫盛家经手,有朝一日她没了,王家这边的独子根本玩不过盛紘那个姑爷,到时候反倒是这些事会成为盛家拿捏王家的把柄。
  不过呢,老太太虽然也对王家有意见,但不能看自己家里这王大娘子被蒙在鼓里,在老太太看来,王家老太太偏心,王家那个儿子糊涂,但王家的这个王舅母倒是个明事理的,自然不会做出这等事情。
  “这也值当生这么大的气,不就是来吃个酒宴吗,这有啥。”
  到底是老太太,说话有分量,王大娘子心里虽然别不过那股劲,听了老太太的话,也不敢不回答,甚至觉得心里有些委屈。
  “母亲您不知道,这老百姓们都说‘姑不娶、姨不送’,如儿出嫁之前,儿媳妇虽然不知道这个讲究,但并没有到康家去递帖子,毕竟去年我那外甥女嫁到王家的时候,我当时心里有气,也就没去送,后来还是我那姐姐给我说的,是我那嫂嫂专门叫她来给自己作伴的,她也是刚从酒宴上知道这个讲究,但来都来了,也不好提前走,儿媳妇生气的是,我那嫂嫂知道这个讲究,还故意把姐姐叫过来作伴,难怪当初我外甥娶康家外甥女的时候,王家那边没有请我过去,原来是因为这个,到了如儿这里,她们又不讲这个了。”
  王大娘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盛老太太就觉得不太对劲,看了一眼海朝云,果然,海朝云憋的十分难受,想笑又不敢笑,幸好王大娘子发飙的时候,房里的下人就一个刘妈妈敢待着,老太太身边的房妈妈又是老太太最信任的,自然不会在外面乱舌根子,剩下的人,除了老太太和海朝云,就是跟着老太太过来的盛明兰了。
  “快别说了,你家儿媳妇还在跟前呢,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你也是,我叫你多读点书,你就是不听,这会子又丢脸吧,还丢脸丢到儿媳妇跟前了。”
  王大娘子一愣,老太太不是来劝说她的吗,怎么开始埋怨上自己了,在一看海朝云憋着笑的表情,就更摸不着头脑了,他哪里说出了不成。
  还是盛明兰怕王大娘子恼羞成怒,怪罪海朝云,连忙在一旁解释道。
  “母亲,您别听别人乱说,什么“姑不娶、姨不送”,那是“辜不接,疑不送”。”
  王大娘子更糊涂了。
  “这不一样吗。姑不接,姨不送,不就是姑姑不能结亲,姨妈姨母不能送嫁的意思吗。”
  盛老太太也被自己这个糊涂的儿媳妇给气乐了,住着拐杖在地上杵了好几下,王大娘子才反应过来,莫不是她又闹了什么笑话不成。
  海朝云这会也知道,她得给自己这个婆母好好解释一下。
  “婆母,这“辜不接,疑不送”,说的不是姑姑和姨母,这辜是辜负的辜。”
  王大娘子对儿媳妇倒是敢说话,眼睛一瞪。
  “对啊,就是姑父的姑,和姑姑的姑有什么不一样。”
  “你可千万别插嘴了,叫海氏说完你在说。”
  盛老太太白眼都快要翻出来了,连忙用拐棍在王大娘子跟前点了点,叫她别再插嘴了,多说多错,海朝云这才得以给王大娘子继续解释。
  “这辜负,不是亲戚朋友的那个姑父,这个辜,也是无辜的辜,疑,更不是姨妈的姨,而是怀疑的那个疑,这“辜不接,疑不送”在婚书上写的明明白白的,这字面意思是说,两家约定婚事,写下婚书的时候,如果女家犯罪,或者女方声誉不好,男方可以毁约不娶,这婚书也就作废了,第二点就是,如果男方对于女方有重大隐瞒,或者有什么隐患,女方也可以毁约不嫁,放到现在,对两家都有同样的约束。”
  盛老太太有些恨铁不成钢,笑骂了一句。
  “你倒是忘记了,之前槐哥儿为了如儿,骗那文彦敬写下婚书的事情了,文彦敬去开封府告了槐哥儿之后,不等婚书归还就宣布作废,娶了同乡商贾的女儿,理由就是因为当初槐哥儿安排的那个魏员外,没有告知文彦敬自家女儿非亲生的,当初这件事我不是给你说过吗。”
  王大娘子倒是记得此事,但还是有些将信将疑,盛明兰连忙从一旁继续说道。
  “母亲,当初长悟哥哥娶亲的时候您没回去,过两日五姐姐回门,你可以问一下她,纭姑姑当时长悟哥哥娶亲的时候可是忙里忙外的,一点都不计较,在说了,真要是有姑不接这种讲究的话,哪有那么多亲上加亲的亲事啊,您忘记了,前不久父亲同僚家给儿子娶亲,娶的可是他们家儿子舅舅家的表妹,岂不是外甥女嫁到姑姑家。”
  王大娘子脸都红了,这可是才过去不到一个月的事情。
  “我真真是糊涂了,白生了那么大的气。”
  老太太见王大娘子这样,便知道她是真明白过来了。
  “叫你平时多看点书,你就是不看,这婚书上写的明明白白的事情,你要是多瞧几眼,就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只有那不识字的小老百姓,才以讹传讹,传成什么‘姑不娶、姨不送’,咱们家如儿嫁的虽然不是什么世家,但人家家里也是有几个读书人的,自然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你生的这是哪门子气,幸亏这房里都没外人,要是放到以前,传到你那相公耳朵里,看他不在心里笑话死你才怪。”
  王大娘子闹了这么大的笑话,自然不敢多嘴,还得是海朝云,给自家婆母继续解围。
  “刘妈妈和房妈妈和自家人没两样,咱们这些人都不会往外传的,这对外就说是儿媳妇是家里丢了东西,您才这般生气,东西找到了,自然气都消了,儿媳妇这就叫下人都散去,别老跪在院子里。”
  儿媳妇给王大娘子找借口,王大娘子自然十分受用,刚才丢了那么大的人,也着急调转话题。
  “难为母亲过来一趟,这如儿出嫁,明儿出格的事情也该筹办起来了,这槐哥儿也是上心,为了两个妹妹的婚事,专门请了赫赫有名的蓝真人,今天这个黄道吉日,可是蓝真人亲自定的。”
  房里的人都知道王大娘子这是故意挑开话题,自然顺着她。
  “谁说不是呢,要我说,还得是咱们家槐少爷有脸面,我可是听说了,这蓝真人轻易不出手,之前还不知道有这号人物,今天来道贺的,可有咱们家四姑娘的婆母吴大娘子,老奴也是从她口里才知道蓝真人这号人物,前些年,也就是汴京有头有脸的人家,才请的动蓝真人。”
  说话的是刘妈妈,乃是王大娘子最信任也是盛家几个有脸面的,自然敢说这种话,她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之前盛家虽然是官宦人家,但是在汴京还排不上号,自然不知道蓝玉这等人,原钦天监监正的师弟,皇家有什么都要问钦天监,那钦天监监正的师弟,自然也是得了真传的,这个年头,算命的也有品牌效应。
  在汴京,之前蓝玉师兄做钦天监监正的时候,谁家要选什么好日子,能请到蓝玉蓝真人,那也是有牌面的紧,盛家之前可没人给她们家说这个,毕竟还没到那个级别。
  “槐哥儿也是的,这请蓝真人算日子,干嘛不一块算了,顾家那边,顾廷烨可是来了好几次,催我们家定下出阁的日子,咱们家明丫头那么好,也难怪顾廷烨那孩子如此着急。”
  盛明兰是万万没想到,这过来和祖母看个戏,戏倒是看完了,自己反而成了下一台戏的主角,王大娘子这矛头引导了自己身上,自己这也算是引火烧身了。
  “老太太,大娘子,咱们家六姑娘也知道害羞了,这前段时间还天天笑话五姑娘,这有什么的,女孩子家,终归是要嫁人的,这还是咱们家那个六姑娘吗。”
  房妈妈也跟着在一旁打趣,盛明兰虽然平时在盛家守拙,刻意收敛自己的心性,但是老太太房里和盛明兰贴身的那几个,可都是知道盛明兰的性子的,敢在马球场上给余太师家的大姑娘出头的盛明兰,那才是真正的盛明兰,平日里哪有这样羞涩的时候。
  老太太一把把盛明兰搂在怀里。
  “你们快别说了,看我家明儿都羞成啥样了,你们还说。”
  盛老太太不叫别人说,她自己到是又提了一句。
  “快了,快了,看槐哥儿的意思,过几天就会叫蓝真人在来一趟,到那时候,日子也该定下来了,到时候明丫头就没这么着急了,嫁衣可都绣好有些日子了。”
  “祖母,你还说。”
  盛明兰小声在盛老太太怀里撒娇,众人这才停止了取笑,她们并没有看见盛明兰脸上有一些异常,这时候的盛明兰,除了羞涩之外,其实还有一些担心。
  “也不知道大哥哥气消了没有。”
  盛明兰还以为盛长槐叫蓝玉前些天没定下自己的嫁期,是对自己嫁给顾廷烨这事还没消气,故意以选取黄道吉日来推迟自己出嫁的日子,但是她哪里明白,盛长槐千里迢迢的请蓝玉重回汴京,哪里就只是为了选一两个好日子,这汴京可是有了新的钦天监监正,大户人家追捧的卦师自然也有了新的人选,盛长槐还是有这个脸面去请的,这两年最出名的铁嘴神卦,哪里敢拒绝侯爵府的邀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