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28章 第 28 章
 
大太监带着白衣道人回到府邸, 瞧见虞歧搂着虞离,清冷的脸庞凝着股死水,犹如一阵风雨欲来前的死寂,虞歧仰起头, 僵硬地牵扯嘴角露出惨笑, 似乎是为虞离感到庆幸,“他……他走了……”

温馫一双黑瞳猛地收缩, 眸底闪过一丝从未有过的惊慌, 疾步上前将虞离圈入怀中, 手掌抚过他的手腕感受到骇人的冰冷。

温馫的指尖微微地颤动, 喉咙间酸涩哽了哽发不出声音,虞离……

一句句嚣张的话在耳边回响,一幕幕皆是少年意气风发地笑颜,“本王不许你碰她!更不许你亲她!”

“温馫, 我只要你!我就要你!”

“美人……”

“本王偏要招惹你!”

虞离,你不要我了吗?

温馫拥紧虞离,亲吻他毫无生机的身躯, “虞离,不会的……”

不会让他死, 绝不允许……

白衣道人开口:“不如让小道试试?”

温馫一双猩红的眸子逼视他,白衣道人试探虞离的鼻息,双手号脉,神色凝重沉默良久后开口:“还有一口气。”

他在身上摸索出一瓶丹药,取两粒放到虞离的口中,解释道:“毒虫噬心,小爷身子虚,承受不住剧痛, 身体脱离控制造成假死,您宽心。”

温馫摸着虞离的脉门,感受到微薄的脉动,浑身如同冰封的血液渐渐重新流动一股脑地冲向胸膛,温馫沉沉地呼吸缓解这阵难以承受的钝痛。

片刻后,温馫猛然抬起厉眸瞅向立在旁边的虞歧,“你对他做了什么?”

虞歧一时语塞,转而朗朗开口道:“他见你不在,以为是你不要他了,便死过去了。”

温馫冰冷的面容微微松动,垂下眸子凝着虞离苍白如纸的脸颊。

虞歧坦言:“温馫你把他调教成了一个离开你就会死的废物!”

“我以为你对我们狠,不过是杀之而后快,现在想想原来你对虞离更狠,一点点地折磨他,折磨得他血性全无,逼他遭受蚀骨焚心的痛苦,血流至足,生死不由己,用你曾经对他的百般宠溺变本加厉地还回去,温馫,你真狠!”

“我曾经以为是虞离恣意妄为地缠着你,他比不上大雅君子的你,哪怕你是个太监!”

“七哥说得对,虞离对你的爱那么纯粹,你事事利用他,引他一步步落入你的圈套,是你配不上他。”

“呃——”虞歧猛然敛声屏气。

一根立牌悬在眉间,仿佛下一刻便刺穿他的脑袋,锋利的尖头散出寒芒,刺痛额前的肌肤,温馫沉声:“滚!”

立牌落地,虞歧倒退两步。

白衣道人反复打量温馫,原来是个太监吗?

白衣道人退下,自然愿意搭救虞歧一命拉着他一同出去。

寝室内只留下温馫紧紧拥着虞离的身体,喃喃自语:“虞离,我不会不要你……”

“我只厌弃自己,我这肮脏的躯体碰你一下都是奢求,你是我的珍宝,是我的命脉,我怎么可能不要你……”

“你也别不要我,好不好?”

“虞离,我只要你……”

“虞离,我一无所有,只有你……”

“虞离,我也会怕,我怕马儿的嘶吼,我怕女子的尖叫声,我怕那血一样的月,没有你陪着我,我活不下去……”

“是我自私,罪有应得,虞离,你抱抱我?别不要我?”

“虞离,我无法再那样温柔地对待你,那样肆无忌惮地宠爱你,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

“虞离,你能忍下去的,你一定能忍……”

温馫亲吻虞离惨白的唇,“虞离,你若想走,一定要带着我,我陪你,不能再是这样一声不发地走……”

“我会发疯的。”

虞离沉沉地睡着,感受身体被最熟悉的温暖包裹着,睡得极其安稳又舒适,他无法思考,身体就是这样本能地依赖,无法辨别拥着自己的到底是仇人还是爱人……

思绪漫无目的地飘得很远,渐渐重回肉身,虞离瑟瑟地听到寒风的呼啸却感觉不到寒冷,胸膛的伤口不痛带着温热的痒意,缓缓睁开眼睑……

还是躺在昏迷之前的这里,不知是什么地方,只是没有那个人的陪伴,没有熟悉的气息。

两扇木门缓缓推开,靴子踩在地面发出稳健的脚步声。

虞离哑着嗓子,骂道:“滚出去!”

温馫挑眉,嗓音清润地问,“动这么大肝火,伤口不疼了?”

虞离心底一惊,根本没想到竟是温馫,心脏砰砰地乱跳,怎么会是温馫,他不是已经放过自己了?

难道是又回来索命?

虞离紧紧闭着眼睛,不愿见大太监。

温馫坐在他身边,纤细的手指撩开衣襟检查伤口。

虞离只听到传来的窸窣声,沉默不语。

温馫叹气,小心翼翼地合上虞离的里衣,“你睡了十日,终于还是醒了,虞离,你说我该怎么罚你?”

“明明知道外面有多凶险,你真是不要命?”

“你若是留在马车里,是不会有人能伤到你分毫的。”

虞离咬牙,自己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温馫开口竟是罚?

温馫的指尖拂过虞离额前的碎发,痴痴地问:“我该拿你怎么办?”

虞离睁开眼睛,正撞见温馫的目光,幽深潋滟,常言道用情至深最迷人,只是转瞬虞离就再捕捉不到那份浓重的爱意,旋即心脏一阵抽痛。

“你把我留在这里,是不是想放过我?”虞离平静地问,真是如此,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温馫,谢他饶过自己?

温馫顿住,盯着虞离憔悴的样子,望得出神,“虞离,就算你会死,亲眼目睹你的逝去,我绝不会把你交给其他人,不会放过你。”

“你恨我吗?”

虞离反而释然一笑,这才是温馫,“你真狠毒。”

温馫明知虞离见到自己会痛,可是偏放不下他,虞离是我的错,是我自私,你恨吧。

虞离淡淡地开口:“你罚吧,是我想逃,想从你身边逃走,我宁愿去死也不愿意留下受你折辱!温馫,你罚吧!”

他已经是这幅破败不堪的身体,还会怕温馫罚吗?

温馫麻木地听着虞离的话,像是利剑刺穿自己的胸膛留下一个血窟窿灌着冷风,渗人的冰冷,点点头应允他,“好。”

“来人。”

虞离说得洒脱,可还是不由地心惊,忍不住望过去,侍女呈着木案走进,虞离瞧着那木盒里被水浸泡的暖玉,瞬间如同坠入冰窟,通体寒冷。

“不要……”

虞离气得浑身颤抖,虚弱地揪着大太监的衣襟,挣扎着想要逃,“不要……”

温馫攥着他的手腕,虞离像是被灼伤般大声尖叫,“不要!你放开!放开我!”胸前的伤口撕裂,殷红的血渗透绷带,虞离声嘶力竭地咆哮,“滚开!”

温馫不容有他般强势,扯住幔帐束缚他的双手,腰身,双腿,红纱缠着少年的身躯,像是火又像是血激起残忍的欲念。

站在软榻边的大太监冷冷地睥睨着他,眸中燃起暗火,伸手拿起木盒中的暖玉,通体墨黑,形状像是一尊蓄势待发的猛虎,大小堪比镇纸,手掌紧紧地攥着,指尖发白。

虞离虚脱地倒在软榻上,拼命挣扎去提不起力气,浑身被幔帐死死固定,虞离大口地喘息,感受到胸膛渗出湿热的血,“温馫我好疼,我不要这样!你放开我吧!”

温馫俯下身贴在虞离耳边,敛起眸子,发出的声音极轻却又笃定道:“虞离,我说过我不会再忍。”

“更不会再惯着你。”

温馫的嗓音好似寒冬腊月的风,刺疼骨肉,“虞离,你不再是太子,只是个被囚禁的战俘,所以你得受着。”

虞离闻言,瞬间四肢百骸僵硬,怔怔地瞪大眼睛,原来这不再是疼爱自己,事事宠着自己的大太监,是可耻的弑君者……

“……”虞离咬紧下唇,强大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发出任何求饶的声音,尤其是在他的仇人面前。

“温馫……”虞离窝在他的脖颈间,吐出的气洒在大太监的肌肤上,含糊不清地开口,“我不知道你这么恨我……”

“你来吧,你想要我死……”

“你想报复……”

“你来吧……”

虞离闭着眼睛不再看,拧起的秀眉微微瑟缩,不想见到那张脸,那张令自己魂牵梦萦的脸,做出让他恶心的事。自己奉在心尖上纯洁无瑕的美人,被温馫亲手一点点毁的一干二净。

“你来吧……”

温馫面色如水,如同灵魂出窍站在他身旁,盯着自己攥住虞离的脚腕强势地扯开,力气大得几乎捏碎他的骨头。

温馫你在做什么?

他已经无力反抗了,你在做什么?

你弄伤他了,弄痛他了,那个冰冷的死物,他明明不想要,你说过绝不逼他,绝不强求他的!

“啊!”徒然一声尖叫,虞离嘶哑的□□,他疯狂地摇头,眼眶发烫,吐出断断续续地呻吟,“疼……疼……”

“啊——”身后传来撕裂的钝痛,虞离痛不欲生地大叫,眼泪止不住的流,“温馫,我好痛……”

“不要了……放过我吧……”他的双腿打颤发抖,手指揪住身下的床单,“我受不了,求你……”

“我要死了……”

“放过我吧!嗯啊啊!”

温馫冷着眼,盯着撕裂的伤渗出鲜血一寸寸地染上暖玉,温馫怔怔地盯着自己的双手,面如白纸露出狰狞的笑,伏在他耳根蛊惑道:“虞离,你落红了……”

温馫的嗓音细哑,带着独特的磁性,就像魔音贯耳身体本能的想要服从。

虞离的身体激起本能的瑟缩,原来这还不够,远远不够,他揪着大太监的里衣悲戚地大哭,“温馫,你弄坏我了……”

“我要你死!”

“我恨不得你死!”

大太监手掌掐住太子的脖颈,虞离瞪大眼睛,瞬间窒息感充斥全身,胸腔激烈的起伏,温馫的手掌移到他的胸膛,摁住输入内力,虞离紧抿着唇,隐忍的面目扭曲。

温馫只告诉他,“把你的伤养好,身上的疤痕也消了。”

温馫亲吻他的额头,语气轻柔说着令人胆寒地话,“这些日子含着这块暖玉,然后我会用你。”

温馫抬起手,虞离扯咬着下唇,气息紊乱,苍白的脸庞狰狞成一团,血液渗出唇角,虞离伸出手掌在胸膛成爪痛苦地抓挠栽,心脏剧烈的抽痛。

“啊啊啊——”他翻滚着惨叫,浑身抽搐。

“虞离?”温馫抱住他,唤他名字,“虞离?”

“虞离……马上就好……你能忍住的……”

“……”太子抽气,痛苦的身体扭曲,五内翻腾,“……啊……啊啊啊……疼……”

虞离一声惨叫后,阖上眸子再次昏迷过去。

温馫拾起木案上的手帕擦拭虞离脸颊上的汗水泪痕,解开绑在他身上的红纱,那斑斑点点的血渍刺痛大太监的眼,指尖颤抖地擦干净虞离身上每一寸凌乱。

“叫那道人进来。”大太监命令,侯在寝宫外的白衣道人迈进来,他听到少年的哭喊,瘆人般惨绝人寰。

温馫替虞离盖上薄被,“请。”

“小道斗胆。”道人为虞离号脉,意味深长地点点头,“小爷体内毒虫确实安稳不少,想必是小道传于大太监的秘术起效,虽目前无法抑制毒性,但也能延缓毒虫蚕食血肉的速度,回去便修炼丹药,尽快解了小爷的毒。”

温馫坐在床榻边,盯着虞离睡得不安稳的样子,指腹轻轻地推开他蹙起的眉心,虞离,虞离,该叫我如何待你……

温馫一身薄衫湿透,冷风袭过通体冰冷空虚,只想紧紧拥着虞离,感受他的温度,不由分说抬起两指命道人下去。

虞离浑浑噩噩中醒了一次,感受到身旁熟悉的气息,自己躺在最亲密的人怀里,虞离眼前一片漆黑,手臂勾着大太监的脖子,他想自己还在宫里,喃喃低语,“温馫,你是不是没有谋反?”

“那些都是假的。”

“你是不是来救我的?”

他能感受到温馫徒然施力,紧紧抱着自己,虞离安心地躺在他怀里,那些真的是梦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