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30章 第 30 章
 
温馫抱着虞离走出大牢, 他仍止不住地瑟瑟发抖,身子蜷缩在自己怀里,像是雨夜里被淋透的小狗,发出一声声虚弱的呜咽。

“虞离, 你乖一点。”

虞离死死抓着温馫的衣襟, 喃喃地问:“温馫,我是我该死吗?”

“因为我的父皇是天子, 哪怕我什么都没做, 所以也要受着?”

温馫不语, 只是紧紧地搂着他。

虞离是我该死, 让你见这些不干净的,是我罪大恶极。

寝室,温馫端着药喂到虞离唇边,虞离冷冷地开口:“我自己喝。”

温馫的手指僵住, 他终于不再依赖自己了……

平日里奴婢们都说太子爷最爱缠着大太监,大太监忙于处理朝政,还要应付太子爷各种各样的要求, 哪怕是铁人都熬不住。可没人知道若不是自己放纵他,他哪会这般依赖自己, 除了自己谁都不行。

温馫甘之如饴,恨不得他时时刻刻缠着自己,现在是他不需要你了,温馫是你亲手把他推开的。

温馫垂眸,攥着他的手捧着药碗。

虞离仰头一口饮尽苦涩的汤药,掂量着碗重重地摔出去,瓷片四分五裂,“温馫, 爷从来不怕这些苦味的,不过是借个机会亲近亲近你,想要你喂罢了,是我自作多情胡闹了,以后再也不必。”

温馫敛着眸子屏息凝神,极力克制自己,温馫知道虞离是气极了放些狠话,他很聪明地试探自己的反应,若是对他流露出半点心疼,虞离就会变本加厉,一切便功亏一篑了。

温馫不能给他,平静地开口:“虞离,有件事我想问你。”

虞离躺下,胸膛的伤口正在愈合,总是痒痒的,他伸手去挠,温馫攥住他的手腕。

须臾之间,温馫几乎碰触到他时便后悔了,心脏如遭重击,他的身子这样冷,明明那么怕痛又故作坚韧,万幸虞离闭上眼睛,不愿再看自己,否则温馫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狠下心装作无关痛痒。

虞离忍着伤口的痛,却忍不了心里的痛,温馫你明明说不会心疼我,这又是再做什么?

温馫沉沉地吐气,冷冷地质问:“虞离,你告诉我,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的毒?”

虞离的四肢百骸瞬间僵硬,震惊地睁开眼睛,对上温馫毫无温度的眼神,木讷地摇头,“我不知道。”

温馫抚着他手腕的力度变得不再怜惜,缓缓松开手掌。

虞离心虚地不敢看温馫的眼睛,“我不知道……”

温馫掐着他的下颌,“虞离,我再问你一次,想好再答。”

“啊!”虞离被迫直视温馫,嘴里喊着疼,拼命挣扎折腾自己,“我已经说了!我不知道!”

温馫失望地盯着他,“虞离,我没想到你也会撒谎。”

虞离从不屑说谎,他不必考虑后果,想说就说,想做就做,自然会有人给他收拾烂摊子。

虞离的眼神空洞,缩着肩膀浑身发抖,想起自己去给贵妃娘娘问安——

“贵妃娘娘,儿臣来您宫里吃点心了!”

“贵妃娘娘,您在藏什么?”太子走进贵妃娘娘的寝室瞧见贵妃遮遮掩掩的行为极为可疑。

“啊!”贵妃娘娘故作慌张,手指的木偶滚在太子脚下。

太子小心地拾起来,瞧见布偶穿着身黄袍贴着的八字正是当今圣上的生辰,“啊……这……这是魇镇之术?”

虞离不可置信地望向贵妃,吓得双腿发软,最慈爱温柔的贵妃娘娘怎么会如此诅咒父皇!

“太子!不可胡说!”贵妃娘娘躲过他手中的布偶,命婢女藏好,朝着太子爷招手,“虞离,你过来。”

虞离迈着僵硬的步子,贵妃娘娘拉着他的手,“虞离,你可知道私情秘术?”

“嗯?”虞离摇了摇头,“这不是魇镇?”

“当然不是,傻孩子。”贵妃端起桌子上的糕点喂给他,“这是捕获心爱之人芳心的秘术,能将心里想着的人立刻召到面前,本宫是为了和你的父皇长长久久成双成对的祈福罢了,怎么会是魇镇那么可怕的巫术。”

虞离似懂非懂地点头,“贵妃娘娘何必做这些,儿臣这就去求见父皇,让父皇来贵妃娘娘的宫里用膳,儿臣想看贵妃娘娘和父皇成双成对。”

贵妃欣慰地抚他的额,“好孩子。”

虞离咬着糕点若有所思,“贵妃娘娘说这是能让心悦之人唤到面前的秘术?”

贵妃点头,“天地合其精,日月合其明,遵循秘术饮下药方,心中默念和合咒,你的心爱之人自然会出现在眼前。”

虞离觉得好玩,抓着贵妃娘娘的袖口,“贵妃娘娘,让儿臣也试试好不好?”

贵妃的眸底划过不易捕捉的狡猾,“太子可有心上人了?”

虞离欲语还休,他只是想时时刻刻见着大太监,可温馫总有忙不完的政务,如今又告假七日逃到宫外去了。

贵妃娘娘取出一枚宝盒,“这里面的便是符咒。”

“太子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否则秘术便不灵验了。”

虞离满心欢喜地双手捧着宝盒,默念和合咒,你心合我心,我心合你心,千心万心,万万心意合我心。

太子暗自窃喜,这样我的心里有大太监,大太监的心里也有我。

温馫,你逃不掉的!

“……”

虞离扯咬着下唇,整个人陷入痛苦的回忆中,苍白的脸庞狰狞扭曲,大声嘶吼着,“我不知道!”

“不知道!”

“你要我说几次也是不知道!”

“啊啊啊!”

虞离揪着胸前的衣襟,心脏剧痛,“啊啊啊——”

他痛苦地打滚,一声高过一声地惨叫。

“虞离?”温馫将所有的理智隐忍抛之脑后,不顾一切地抱住他,唤他名字,“虞离?”

“虞离,没事了,我不逼你了……”

“虞离……”

虞离的五内仿佛裂开般疼痛,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昏迷过去,他要看着温馫,看他是不是哪怕瞧着自己疼死也无动于衷,“好疼……”

虞离双眸含泪,朦胧中与温馫痛彻心扉的目光相聚,“啊啊啊啊!”他终于崩溃大哭,“温馫!我好痛!”

“你不信我!”

“啊啊!”虞离抓着温馫的手掌抵在心口,“我疼……”

温馫的手掌都在发抖,万念俱灭沉声道:“虞离,我知道你疼……”

虞离动了动苍白的唇,“温馫我是不是又昏过去了,除了以前,除了在梦里,你不会这样对我好,你说,你不会心疼我……”

虞离的话像是一巴掌甩在温馫的脸上,像是利箭戳在心上。

温馫咬牙,虞离你要我怎么办?

我会弄痛你,可我不碰你还是会痛……

虞离,相见不如不见,我做不到……

虞离不甘,哽咽地问:“温馫,你什么要这么对我,温馫你说过,你不会逼我……”

温馫欲哭无泪,虞离,是我自私,绝情断爱,我自己都做不到,我却逼你。

虞离,我不要你的回应,只要我有你就够了,虞离,是我不配。

温馫亲吻他的唇,百般柔情,“虞离,能弄痛你的从来都不是别人的无情,而是你心存幻想,奢求不该属于自己的。”

虞离放声大哭,他拼命摇头,“我不要!你是我的!你就是我的奴!”

“你说过你是我的!你只能是我的!”

虞离哭哑了嗓子,温馫平静地抱住他,没有再开口,没有安抚他,直到虞离哭累了,哭得发不出声音,躺在自己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温馫亲吻虞离的额,亲吻眉心,他的唇,他的每一寸,虔诚地吻不沾一丝情欲,用力地呼吸他的气息,虞离为什么会如此难熬……

我孤身一人背负整族血海深仇,数十载卧薪尝胆从未喊过半个苦字,我一步步走到今日看遍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从未觉得如此……无助,虞离,我也快熬不下了……

虞离在温馫的怀里醒来,抬起眸子瞧着温馫温润如玉的睡颜,动了动身子,温馫的双臂紧紧地锁着他,虞离茫然地盯着塌旁,他小心翼翼伸手去摸,摸到枕边机关里的匕首。

虞离摸着温馫的侧脸,温馫,你说只要我伤你,你就不会躲。

你说,你愿意死在我手里。

温馫,你从来都是我的,只能我不要你……

虞离急促地喘,神色狰狞。

温馫,我不想要你了!

本王是太子,只要我想要的,从来都只有得到,你居然说是奢求?

虞离攥着刀柄,“啊——”心里好痛,痛得抓不住刀。

虞离咒骂自己,你个废物,连杀人都做不到。

温馫平静地等了很久,明知他下不去手,伸手搂住他,“虞离,乖……”

“如果现在做不到的话,就养精蓄锐总有一天,你可以的。”温馫轻声哄他,“睡吧,睡着了,就不痛了。”

虞离侧躺在温馫的怀里,心灰意冷握着刀柄,你怎么能这么说,你怎么能利用我的不忍,说出这种让我痛彻心扉的话。

温馫,你怎么能这么狠……

虞离不哭,大口大口地呼吸后,攥着刀柄抵在自己的胸膛,一寸寸地刺进入,温馫好痛,我没有装,我真的受不了。

温馫感受到他的颤抖,犹如饿虎扑食猛地翻身攥住虞离的手腕,凛声道:“虞离!”

“虞离,你要干什么?放下!”

温馫一双清冷的眸子从未燃起如此熊熊烈火,“你想死?”

“是不是我罚的还不够重?你敢死?”

“虞离,你资格这么做吗?你有权这么做吗?”

虞离嚎啕大哭,“温馫!温馫我不是想死!”

“我真的好痛!”

虞离挣扎地去夺那把匕首,“你让我把你从心里剖出来好不好?”

“没有你就不会痛了!”

温馫怔住,手掌攥着刀锋感受不到疼痛,麻木地凝着血液滴在虞离的胸膛。

虞离被温馫的血吓到,大喊着,“温馫!我好怕痛!”

“我不想再痛了!”

“我把你从心里拿出来就不痛了,温馫求你了!你让我拿出来!”

“温馫……”

“我受不了!我受不了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