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38章 第 38 章
 
天色已晚, 虞晓沐浴后走进书房,他坐在书案边翻看古籍,手腕的那条青痕已然发黑, 恐时日不多。

黑暗中,走出一道狭长的人影, 幽冷的嗓音淡淡开口道:“天命将至,与其沉迷诗词歌赋, 倒不如及时行乐。”

虞晓错愕, 啪地一声古籍落地,他抬起头惶恐地盯着来者,他一身夜行衣,戴着半脸银制面具,唇角微微上扬,语气轻佻,唯下唇正中那颗朱砂点缀,独一无二。

虞晓的手掌紧紧扣着木案指尖抓得青白,此人是谁,心中已有答案。

“你回来了?”虞晓轻声开口,“虞离?”

是他?

还是他的魂魄?

虞晓不得而知, 不敢声张, 更不敢惊扰他, 只是眼神专注地凝视着他, “我们都找不到你,虞离,你真的还活着?”

“呵。”虞离翘着二郎腿靠在矮榻上,“是吗?”

活着?算是吧。

“即便找到我又要如何?”

虞晓哑然,不知该如何应他, 找到后再将他还给温馫吗?

为什么要用还,虞离从来都不该属于任何人,只是觉得他太年幼,需要有个人照顾,一个强大到能确保他安然无恙的人,温馫正合适。

他们所有人都忽略了虞离的感受,他到底愿不愿意留在温馫身边,只是所有人对温馫囚禁他的事实熟视无睹。

虞离问:“你可知我为何回来?”

虞晓淡定地应道:“复仇、索命、要回属于你的一切。”

虞离甜甜一笑,“七哥,我就喜欢你这聪明劲儿。”

虞晓明白虞离恨,哪怕将他逼到走到生命的尽头,逼得他退无可退走投无路,所有人都没有站在他那边,告诉他,虞离这天地间你不是一人,当时的虞离该有多恨啊。

虞离说:“那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说出我想听的,兴许我会饶你一命。”

虞晓盯着虞离的眼睛,平静地开口道,“温馫在找你,他从来都不相信你死了,我们以为是他疯了,原来只有他才最明白。”

虞离不紧不慢地耍着手中的长剑抵在虞晓的喉咙,“只要你说出一句念及骨肉血亲的情面话,我兴许会饶你一命,你却跟我提他?”

“虞离,他在找你。”

虞晓垂眸,“你为什么回来,他不会放过你的。”

虞离邪肆地笑,“七哥,七哥,你赌对了。”

虞晓抬起头,沉声问道:“虞离斗得过温馫吗?”

“斗?”虞离肆无忌惮地大笑,“哈哈哈,他本身就是我的奴啊,一辈子,生生世世都是我的奴,奴婢妄想和主子斗?”

虞离咬牙切齿,“他也配?”

虞晓担忧地凝着虞离。

府上的家仆听到动静,走进来询问,“爷,还没睡吗?”

虞离的眸子闪过凶光,扔出长剑,直直刺入家仆的喉咙,那人瞪大眼睛还来不及看清来者何人便被要了性命,直直地倒在地上。

虞晓不忍地合上眼睛,“他不会泄露你的身份。”

虞离侧目,莞尔一笑,“我另有用途。”

虞晓瞪大眼睛,盯着虞离走过去手握长剑硬生生剖开家仆的胸膛,虞晓握拳作呕,声音颤抖地问,“你就是这么活过来的?”

虞离抬起头,天真地眨眨眼睛,“不然呢,虞晓我本活不过百日的。”

虞晓的心脏抽痛,虞离到底经历过什么,他从前就算再恣意妄为也不会伤人性命。

虞离瞬间就明白了,他这个哥哥一副菩萨心肠,恐怕再心里不知唾弃自己几百遍了,虞离试探地讲:“你要教训我滥杀无辜吗?”

虞晓垂眸,“我没有资格。”

一命换一命,如果父皇还活着知道虞离要用人心做药引子的,哪怕屠了整座城的百姓都要换回虞离的命。

如果是温馫,他同样会这么做,更不必虞离亲自动手,温馫甚至不会告诉虞离那碗药里会是什么,虞离依旧是虞离,天真烂漫,不谙世事。

虞晓再三权衡,到底要不要将虞离的事告诉温馫,如果说了,自己的命也能保住了。

虞离本想讽刺虞晓几句宅心仁厚,偏偏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但听虞晓这么说,他也只好作罢。

“虞晓,你会将我今晚的事泄露出去吗?”虞离捧着那颗跳动的心脏,双手满是鲜血。

虞晓反问:“你来找我难道不是知道我不会说?”

虞离若有所思,“一半一半吧,就算你说出去我也不怕罢了。”

“七哥,明日我会再来找你,为我做件事吧。”

夜深人静,虞离一路溜回客栈,女人没睡还在等着他,冷声问道:“你去哪了?”

虞离扔着包裹放在茶桌上,女人打开正是颗鲜血淋漓的心脏,“这里不比在山谷里,你小心行事。”

虞离应她,“明白了,明白了,啰嗦。”

“这是第九十八颗。”

女人告诉他,“还有一颗便凑齐了。”

虞离站在屏风后换着衣裳的手指一顿,仰起头想着,原来都已经是第九十八颗了吗。

“那还有最后一颗。”虞离勾起唇角,眼神闪过一丝阴狠,“最重要的一颗。”

他走出客房,大大咧咧地躺在长廊的吊床上,皎白的月光映在虞离的脸上,“温馫……”

“温馫……”虞离低喃,指腹摩挲着锁骨的痕迹,刻在他骨肉上的字,拜那个人所赐,“温馫……”

“虞离!虞离!”温馫从噩梦中惊醒,“咳!咳咳!”

“咳咳!”温馫趴到床榻边咳得撕心裂肺,第一次在梦里回忆起虞离坠落悬崖的景象,温馫阖上眸子,惊魂未定。

虞离……

温馫的心脏激烈地跳动,这种感觉是在虞离消失后从未有过得。

侍女跑过来伺候大太监躺下,“奴婢给您倒水。”

温馫推开婢女平躺在塌上,一张阴柔的脸庞染着病态的苍白,发丝被冷汗打湿贴在额前,温馫平复气息,心里想着:虞离,你在哪?

你到底在哪?

有没有吃苦头?

你的毒可解了?

翌日,虞离站在水池旁梳洗,戴上女人精心制作的□□,咧开嘴角僵硬地笑。

“老妖婆,我们出去玩!”虞离推开房门,女人正坐在木案前品茶,“我不喜热闹,你自己去吧。”

虞离装作遗憾,嘟囔着,“你现在倒是对我放心,也不恐吓我,不是你说若我胆敢逃跑就打断我的腿?”

女人冷漠,“等你报了仇,自然会回来。”

虞离眸子中的惊讶稍纵即逝,孩子气地问:“那你就不怕我没命回?”

“你也不会来帮我?”

女人冷凝着脸,“生死有命,死是你没本事,我就算是白养一条废虫。”

她的眸光中闪过一丝阴狠,“不过要是再让人把名字刻在身上,你就还不如死了呢,别说是我教得你。”

虞离气呼呼地瞪她,“毒妇,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来。”

女人不再开口,抬手命他离开,虞离只好退出厢房,飞檐走壁直奔虞晓的府上。

虞晓在密室备好茶等他。

“你倒是真的没有泄密,通报官兵在这等我。”

虞离藏在暗中,讽刺地开口。

虞晓倒茶,无奈地摇摇头,“你还是这幅脾气,恶人先告状,我何时害过你?”

虞离说:“我不是来听你废话的。”

虞晓拎着茶壶的手顿住,原他已经不是那个爱和自己斗嘴的孩子了。

“我要你带我进宫去打探虞溪出征凛峰部的消息。”虞离走出暗处,虞晓盯着眼前这张陌生的面孔,震惊不已。

“这太冒险了!”虞晓打翻茶杯,“朝中大臣没有人知道你我还活着,进到宫里哪怕是被一个太监瞧到走漏风声,虞溪一定要我们的命,连温馫都保不住你!简直是羊入虎口!”

呵,虞离笑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让温馫护着我?虞晓,你真当他一直在保护我?”

虞晓不解,“虞离,谁看不出他的心思?”

“他的心思?他如今自身难保!”虞离露出极阴险的神色,坦言道,“七哥,你可知温馫因何与虞溪勾结谋反?”

虞晓沉吟,“我只知晓他两自早便相识,是虞溪带他入宫。”

虞离告诉虞晓,“他们是来入宫复仇的。”

温馫时常眸色深邃,无声地望着圆月,烛光,背影独孤寂寥,曾经虞离偏爱他的深沉,美人只是静静地坐着,自己都能欣赏好一会。

时至今日,虞离才明白,那种背负血海深仇,隐忍克制体内时时刻刻几乎迸发出的欲望,自己深有体会。

虞离抬起眸子,淡淡地说,“既然温馫能做的,为何我不能?”

虞晓盯着虞离的样子,他嘴角上扬,唇色妖冶泛着血光,虞晓脸色凝重,“你让我想想,就算是要入宫也得有个身份。”

虞晓狠狠地瞪了虞离一眼,就好像他还是那个不懂事的孩子,“他是太监,你也是?”

虞离冷哼,“对了,虞岐呢?”

虞晓转身,眼睛正撞上虞离扯开自己的衣襟露出锁骨处的疤痕,极其醒目,虞晓移开目光,“他……我已经半年没有见到他了,他是嫡子,虞溪不会让他活着,可他被温馫带走了。”

虞离见虞晓避嫌的样子感到好奇,走到他面前,手指抬起他的下巴,玩味地笑,“七哥,你在躲什么?”

虞晓目不斜视,盯着他笑意渐浓的眼睛,“我以为你会介意。”

虞离满不在乎,“虞歧是死是活你也不知道?”

虞晓点了点头,为难地开口,“温馫他……”最终还是意有所指地继续说道:“虞歧……很像你……”

虞离眸色渐沉,讥讽地笑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