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40章 第 40 章
 
温馫上下打量那背影, 他的肩膀比记忆中的宽阔,身形颀长干练,怎么瞧都与那少年身影不同, 温馫不知自己是怎的,只是那股熟悉的气息太过浓烈, 堵得自己胸口发痛,偏偏这时想他想得紧, 若不是眼前人穿着身太监的服饰, 温馫恐怕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

“小云子”背对着大太监立在一棵庭树落下的阴翳里,寒风呼啸吹动他的一身藏蓝色外袍款款飘动。

温馫冷冷地开口:“转过身来。”

虞溪不明所以地看向温馫,“怎么了?”

温馫执着地凝着那个背影,伺候大太监的小公公跑过去,拽着“小云子”的袖口,尖锐的嗓音十分聒噪, “听到没有啊,叫你呢, 还不快转过去跪拜皇上和大太监。”

“你傻愣着干什么呢?”

小云子的背脊笔直,木讷地站着,夜色阴暗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温馫的眸底寒芒闪动,远远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待他缓缓转过身, 埋着脑袋一言不发。

“抬起头。”温馫动了动唇, 声如古磬般空灵幽幽传来。

“小云子”敛着眸子, 朝他仰首。

温馫抬手,两个小公公提着灯笼跑过去,通红的灯笼举在“小云子”两侧映着他的脸颊,是一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面容, 下巴消瘦,低眉顺目的模样。

“咳咳……”温馫捏起手帕撕心裂肺地咳着,“咳咳……”怎么可能是他呢,眸中燃起的火光在寒风中渐渐熄灭留下一片死灰,是自己恍惚了吧,是该好好得医病了……

一行人提着灯笼疾步走来,跪在虞溪面前,“皇上万福。”

虞溪坐下喝茶,瞧着温馫这是闹得哪出戏,“起来吧。”

苏尤谨慎:“是牢里的事,奴婢不敢污了皇上尊耳。”

虞溪摆了摆手,苏尤起身贴在温馫身旁耳语,“大太监,是王人那边传来消息,称傀儡自焚了……”

大太监起身,五指扣着木椅扶手,骨节青白,一双清冷的眸子骤然散发出无数凌厉的锋芒逼视着苏尤。

温馫朝着虞溪行礼,“皇上,时辰不早了,内臣告退。”

虞溪点头,吩咐伺候的小公公,“夜深露重,你们小心着伺候。”

苏尤跪拜,“奴婢遵命。”

温馫率人离开,经过“小云子”身旁,手中执着铁扇抬起他的下巴,仔仔细细地打量,温馫垂下眸子,余光瞄到他紧紧攥拳的手掌。

“老祖宗……”苏尤轻声提醒,“王人,等着您呢……”

温馫回神,“把他带下去,我亲自审问。”

“是,卑职遵命。”

侍卫擒住“小云子”的手臂,他反倒松了口气,鬓角渗出细汗浸透蜡一样细腻的肌肤流出浑浊的液体,若是再被那炙热的灯笼照着恐怕这张面具不保,他抬起一双鹰眸盯着大太监离开的背影,眼底散出骇人的戾气。

大太监坐着轿子赶回府邸,迈入庭院,一黄符串连遮天盖日,香炉青烟不断,王人跪在神灵八仙塑身前,阵法之中躺着一具瘦弱的躯体,被黑布蒙着双眼,捆住四肢,两血痕沿着泪窝涌出洇湿黑布留下一片暗红,他虚弱地喃喃:“温馫……你……杀了我吧……”

温馫走到他面前,伸出两指抵在他颈侧的命脉,感受到微弱的跳动。

“怎么回事?”温馫质问,香火的味呛得他不得不用方帕捂住口鼻,“咳……”

王人高深:“有用者,不可借。”

温馫沉吟片刻,“你的意思是……”

“他还没死。”王人抬起眸子直视温馫,“肉身能用,魂魄无处可寻,魂在原主。”

温馫谪仙般的脸庞渐渐恢复血色,莞尔一笑,果然如此,虞离你到底要躲我到什么时候?

“虞离死了!死了!”虞岐躺在阵法之中歇斯底里地咆哮,“温馫,你能不能看清现实?你再折磨我也无济于事!”

“咳咳……”温馫扯动唇角露出偏执的笑意,“没关系,就算如此我也会让他重新活过来。”

虞岐喃喃,“你想借身还魂……借我的身体让他活……”

温馫面不改色,更没有否认。

“温馫……”虞岐流下一行血泪,“还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

“逆天改命,你不怕遭报应吗?”

温馫无畏:“人活着太无趣了……这辈子我只会怕一个人……”

“疯子!”虞岐尖叫,“我毁了我自己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温馫,你做梦去吧!你这个变态!”

“虞离就是看清你!宁愿去死也不肯留在你身边!”

温馫阴鸷的眸子骤然瞥向虞歧,迸发出的杀意几乎将虞歧凌迟处死,淡淡地开口:“虞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找不到虞离的原身之前,你将永远作为他的替身傀儡随时准备接受虞离的魂魄。”

温馫的手掌轻轻地覆盖在虞歧眼前的黑布之上,渐渐地倒在阵法之中的身躯不再发抖,失了生机。

皇宫,侍卫压着“小云子”送往大牢,走到转口处“小云子”忽得站住脚跟,侍卫推搡他,“走啊!看什么呢!快走!”

寒风吹过,乌云散开露出皎白月色,眼前闪过一缕寒芒,男子自袖口抽出两根长刺,快速旋转的银针在男子掌中犹如长蛇盘绕,势如劈竹地划过一排侍卫的喉咙。

呲——鲜血如注洒向墙面,月色下的血是黑的。

虞离摸了摸侍卫身上口袋,翻出里面的令牌飞身越过高墙。

尚膳监的郑秀等在城门处,忽得瞧见一黑衣从树后闪过,吓得他连连倒退两步,撞到一堵人墙转身瞧见男子站在他身后,“祖宗!”

郑秀差点瘫坐在地,换上一身夜行衣的虞离手疾眼快地拉住他,郑秀反手攥住虞离的手腕,“咱们得快点出去了,已经耽误一个时辰了!再不走天就亮了!”

虞离点头,戴上斗笠跟在郑秀身后。

两人经过城门,守卫殷勤地朝郑秀行礼,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虞离猛地回首望过去。

“关城门!”

“任何人不准放出去!”

郑秀大惊,只瞧着眼前呼啸而过一片黑压压的云彩再看身旁已经没了人影。

“诶!”侍卫抬手被郑秀拦住,“走走走,换岗了我请哥几个去喝酒。”

虞离跳上等候对时的马车,车夫挥着鞭子抽打在马身上,马儿极速飞奔而去。

虞晓坐在马车里盯着虞离的脸庞蹭的像只小花猫一样,黑一块青一块,拿出块帕子为他抚去尘土,动作有些僵硬,许是担心了很久。

虞离嫌他麻烦,干脆撕下人皮面具,展颜一笑。

虞晓的眼里满是宠溺,递给他水囊,“小心着点喝,小心烫。”

虞离拧开水囊,里面竟蓄着满满的羊奶,他不满地拧起眉心,“哥,你还把我当奶娃娃吗?”

但一时口渴难耐还是忍不住大口地吞咽起来,“哈……”他甚至痛快地打了个奶嗝儿。

虞晓眸底的笑意渐浓。

虞离掂量着手里的信卷,“我儿时在御书房挖了条暗,除了我没人知,当初是为了给父皇装样子,随时准备逃跑,现在倒是排上用场了。”

虞晓的笑容僵住,“虞离,你手里的是什么?”

虞离勾起唇角,“你想看就给你看一眼,但是你得还给我啊。”

他将信卷扔到虞晓怀里,虞晓徒然一阵心惊,慌乱地展开这幅图纸,原是一幕幕行军的路线图、阵法,虞晓错愕,“这……这是哪来的?”

“你偷出来的?你要干什么?”

虞离奇怪地瞪他一眼,“七哥,你那聪明劲儿呢?”

“我偷出来岂不是打草惊蛇了,他们肯定临时更改战术啊?”

“当然是我抄写下来的。”

虞晓神色凝重,“你知我要问什么,回答我的问题!”

“你嚷嚷什么啊!”虞离一把将信卷从他的手中夺回来,“我在半年前救了个凛峰的质子,我答应给他机会,他就会为我报仇,我甚至不用亲自动手。”

虞离嚣张地抬了抬下巴,“七哥,你现在还觉得我动不了虞溪?”

“你要引凛峰人入关!”虞晓惊呼,“虞离你疯了?”

“虞溪造反,可这天下还是我虞家的天下,是天哲人的天下,虞离要你做什么?”

虞离冷哼,“我不在乎。”

“虞晓你说错了,这是我家,我的天下!”

“我想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想如何糟蹋就如何糟蹋!”

“这皇位我不想做,虞溪他也别想做!”

啪——虞晓抬起手一巴掌打在虞离的脸上,眼中的恨意稍纵即逝转而被不解与不甘占据,虞晓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微微颤抖的手掌,“虞离,疯了!”

“你要让天哲人灭种吗!”

他盯着虞离的侧脸上赫然浮现出五指的痕迹,虞晓感受不到自己麻木的手心,心脏更痛得无法承受。

“你打我?嗯?”虞离讥笑,伸着舌尖拱了拱刺痛的侧脸,“无论如何这件事我做定了,你也无法阻拦我。”

“我要他们去死!我不在乎!”

虞离几近疯狂地咆哮。

噗——虞晓一时毒气攻心,口吐鲜血,虞离震惊,搂住他的身子,“虞晓!”

“虞离,虞离……”

他沾着血的手指攥着虞离的衣襟,“我不能让你这么做……”

“虞离,你报复的是谁?是天哲的百姓吗?”

“虞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