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43章 第 43 章
 
温馫痴痴地凝着那道高高在上的人影。

短短一年, 他长高了,褪去稚嫩青涩,已然是翩翩少年。

非日非月, 风雨如晦,可他还是他, 散着与生俱来让人高不可攀的尊贵,真真切切地立在自己面前。

“虞……咳咳……”温馫毫无血色的唇颤了颤, 一时情急沉闷的气息堵在胸膛, 感觉胸骨快要炸开仍发不出一声嗡鸣,温馫声嘶力竭地咳出鲜血,尝到喉间腥甜的铁锈味,“虞离……”

“虞离……”温馫伸出手,渴望抓住他,得到他, 再次拥有他,想要他再不顾一切地来到自己怀里, 哪怕是他的一缕英魂,定要留住他。

虞离,别走……不要再离开……

“虞离?”虞离重复,摇了摇头, 玩世不恭地俯视着立在大殿之下的群臣。

终于忍无可忍的大臣开口:“你是哪个不知死活的逆贼胆敢在皇上的龙椅之上造次!大内侍卫何在?锦衣卫何在?”

“逆贼?”虞离冷笑一声, 骤然大喝道:“本王是太子!”

“天哲高祖亲自册封的太子!”

群臣大惊, 交头接耳地议论着, “太子?”

“先皇帝的宠儿?”

“那个在妖后造反时下落不明的太子?”

“呵呵。”虞离的手掌摩挲着龙椅上的明珠,“听闻虞溪和大太监的手段高明,兔死狗烹赶尽杀绝,如今朝堂之上竟没有一位本王熟识的面孔。”

虞离厉声道:“大太监……”

“告诉他们, 本王是谁?”

温馫深沉的眸光映着虞离不可一世的模样,如此嚣张、恣意妄为,除了他还是能谁?

此时此刻温馫才能确认是自己的小祖宗回来了,是虞离,他回来找自己了……

他终于回来了……

浑身凝固的血液渐渐融化涌向四肢百骸,“哈……”温馫猛地吸气,一阵钻心的痛后知后觉地传来,疼得自己无法顺畅的呼吸,温馫怀疑过自己疯了,甚至见到他的幻象,不肯相信他会离开,只有期望感受到的却是无尽的绝望,可自己等到了,终于还是让自己等到了。

“是……”温馫虚弱不堪的身子再坚持不住,眼前浮现出一层层的重影,喉咙只能挤出一丝气音,“是……太……”

“呃啊……”温馫忽觉左膝一阵刺痛,是虞离朝他飞出的暗器刺入穴位,温馫单膝跪地,重重的闷声在殿内回响,犹如石子坠落枯井。温馫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仍不肯移开目光凝着虞离模糊的身影,生怕自己转瞬便寻不到他了。

大臣们惊呼道:“大太监!”

虞离提点他一句,“该怎么给主子答话?”

苏尤瞧着这幕扑过去跪在温馫身旁,搀扶着大太监生怕他昏迷过去。

数十位暗卫翻下房梁,密密麻麻地围住龙椅拔出利刃直指虞离的喉咙、胸膛。

虞离露出玩味的笑,“你们这是又要弑君啊?”

“……退下。”温馫虚弱地开口,手掌藏在袖口之下紧紧攥着铁扇,锋利的刀刃刺穿肌肤,疼痛刺激着自己打起精神。

不能再吓到虞离,不能再逼他走到绝路……

不能再让他走……

暗卫为难,“大太监?”

“我说,咳咳……”

“退下!”

暗卫收起长剑立在温馫身后。

虞离满意地盯着温馫,“大太监果然聪明,看得清局面,懂得时务。”

温馫心脏抽痛,“虞离,对不起……”

“是我错……”

“大太监怎么会错呢?”虞离反问,“温馫你没错,是你教的本王,可惜本王曾经不懂,现在我懂了,懂得看清时局。但是本王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不知道现在的大臣们能不能看懂呢?”

温馫垂头,大口地喘息,仿佛下一刻便会断气。

虞离缓缓道来:“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

“虞溪,本王的好皇叔,在本王养伤期间坐上本王的位置,代本王处理天下大事,住着本王的皇宫,享用着本王的人?”

虞离说着瞄了一眼跪在那里的温馫,嘴角勾着抹不羁的讥笑。

“如今本王的伤势好了,皇叔自然要让位了,可惜凛峰多次骚扰,如今皇叔带兵支援却被凛峰骑兵偷袭没了消息,本王很是担心,想派兵去营救可南阳王又屯兵城郊,外有虎狼内有强敌,本王不得不承担起肩上的担子。”

虞离朝着温馫甜甜地笑,“如今的我,大太监可还满意?”

温馫眸中晦涩不明,他经历了什么……

大臣们纷纷低语,“皇上被凛峰骑兵偷袭了?”

“这怎么可能?为什么我们没有受到半点消息,竟也没派人去营救?”

“此时太子回宫,难道是想夺位?”

“夺位?”虞离大笑,“叛贼虞溪趁皇后造反争夺皇位,如今生死不明,这本就是我名正言顺的皇位!”

“这里到底是谁该坐?众位大人还不懂吗?”

群臣面面相觑,“这……”

留在宫中辅佐大太监的六部侍郎一并站出来,“呵,臣等只知晓如今天子是高祖的亲弟弟,吴王虞溪叛乱有功,登基后百姓拥护,从不知有什么下落不明的太子!”

“哦?”虞离眯起冷眸,顿时笑逐颜开,瞧着那几位不知死活的大臣,“只知晓有虞溪,不知有我?”

“大人老了,看不清局面有情可原,本王谅解。”

虞离收敛笑意,神色瞬间冰冷骇人。

“啊!”众位大臣们突然惊呼。

温馫的眸底闪过一丝犀利的锋芒,起身伸手攥住虞离发出的暗器,“嗯呃——”

那几位老臣吓得倒退两步,瘫倒在地被同僚搀扶着站起来。

叮当——银针落地,温馫张开自己的手掌,掌心瞬间发青发黑,温馫不可置信地看向虞离,哪怕猜到那日是虞离的暗器,也没想到他会眼睛眨都不眨地索人性命。

温馫感受不到手掌的刺痛,只觉得心脏被挖空呼啸的冷风灌入自己的胸膛,彻头彻尾地冰冷麻木,自己守着他、护着他,唯恐让他见到半点不干净的东西,温馫感到前所未有的悔恨挫败,自己到底错过了什么,让他经历了什么……

虞离错愕地瞪着温馫,竟然会为一群不相干的人挡刀,旋即对上温馫冰冷的眸色,虞离恍惚,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呵,大太监英勇啊,明知道暗器上有毒还敢用血肉去挡,怪不得如今虞溪成了众人口中的明君,原来就是这么收买人心的,本王倒成了小人?”

温馫的手掌被暗器割伤,殷红的血液顺着指尖滴在地面,汇聚成一小滩的积水洼,止不住地流,脚跟不稳地倒退两步,温馫形销骨立,凸出的喉结异常明显,“虞离,这是你想要的吗?”

想要回王位?

想要我的命吗?

苏尤跪在虞离面前,重重地给太子殿下叩头,“太子爷,求太子爷放过大太监吧!”

“让太医给大太监医治,求太子爷饶了大太监一命吧?”

“大太监的身子禁不起折腾的!太子爷!”

虞离挑眉,“哦?现在知道叫太子了?”

此时倒有几位识时务的大臣朝着虞离跪拜道:“恭迎太子殿下回宫。”

虞离露出得意的笑脸,顿时心情大好。

他坐在龙椅上,朝着温馫恩赐般地开口,“本王的人自然连命也是本王的,是生是死本王做主,就算是你想死,也没有那么容易。”

温馫低笑,嘴角苦涩不觉微扬,脸色苍白如纸,眸中蕴含着却是前所未有的欣慰,是属于你的,人和命都是属于你的。

虞离掏出解药,像是打发叫花子,眼神中流露出厌弃又恶心地扔下去,阴晴不定地开口道:“本王赏你的。”

温馫抬起手掌稳稳地接住,摊开掌心除了一瓶解药,竟还有一个掉色的荷包……

这是包含着那枚平安符的荷包,虞离亲手为自己求来的,护佑自己生生世世平安的,这么天真的他,那么美好的他,温馫顿时痛入骨髓,肝肠寸断,自己弄丢他了,是自己弄丢他了……

“啊!”

温馫攥着胸前的衣襟,感受五脏六腑撕裂般的痛,一口淤血堵在喉咙间,四肢百骸止不住的发抖,“噗——”温馫口吐鲜血,解药顺着掌心掉落在地,身体如同一片枯叶缓缓地坠落。

“大太监!”

“大太监!”

“老祖宗!”

迷离中自己瞧见他猛地站起身,怔怔地盯着自己,温馫再次朝他伸出手掌,虞离……

虞离,过来,到我这里来……

虞离我不会再放开你,不会再逼迫你……

虞离,我只要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