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50章 第 50 章
 
御书房, 虞溪吩咐内侍搜索室内的每一寸,任何一处角落都不得遗漏,“朕行军的路线竟然会被敌军了解的一清二楚, 若不是拼死厮杀,恐怕朕已经见不到今日的太阳。”

“罢了。”温馫脸色惨白,指尖抵在额前,淡淡道:“自皇上出事后, 内臣已派人搜查过,藏书的架子后有处暗道是我们没有发现的。”

“里面有用过的纸笔, 内臣对过那字迹……是他。”温馫对待虞离已经是无可奈何,从前自己不舍得, 打也打不得, 骂也骂不得, 现如今……是自己种下的因果。

虞溪扭头, 瞧着温馫虚弱的模样, “你的伤势怎么样?”

“他竟这般胡闹,事到如今你还由着他的性子?”

“温馫, 你真是自作自受!”

“无妨。”温馫蹙起眉心, “虞离, 他……是你的儿子?”

“是你与俪妃?”温馫欲言又止, 为何从未听虞溪提起过有关虞离母妃的只言片语?

温馫倒是查过宫中关于太子母妃的记载,俪妃是异族女子, 原只是进献给先帝的玩物,因深受先帝喜爱,赐天哲贵姓俪姓,而俪字又指夫妻伉俪情深,可想而知先帝有多珍视这位妃子。

俪妃虽入宫不久却受宠最多, 虞离深受先帝宠爱与她有必然联系,自己心爱的女人所生的皇子,先帝爱屋及乌,哪怕前朝后宫重重阻拦,先帝仍排除万难,立宠儿为太子。

但俪妃在生下皇子后薨逝,皇帝的宠妃暴死,至今在宫中仍是谜团。

怎么会在虞离选择报仇时突然现身?

虞溪同样不解,“朕怎么可能和他的妃子私通?莫不是俪妃为了保全虞离信口胡诌的事?”

温馫道:“她真的是虞离的生母?”

“是。”虞溪点头,“当时你还未入宫,虞晓也只是个孩童,他见过俪妃,那个蒙面男子便是虞晓吧?”

“他还活着?”

温馫算了算时日,“早该毒发了,想必是有人解了他的毒。”

虞溪皱眉,刚想吩咐温馫早日了结他,忽得忆起一件陈年往事,他沉吟片刻道:“莫非是那次皇家狩猎?”

温馫抬起头盯着虞溪眉宇之间的愁色,“当时朕还只是个懒散的王爷,更没离开过皇城,在晚宴上吃醉了,回寝室的路上靠在树林子里休息,只觉得嗅到股异香,后来遵循着本能,朕原以为是个宫女,可第二日便寻不到人了。”

“难道是……”虞溪咬牙道:“不如试试滴血验亲?”

他没有半点凭空多出个儿子的喜悦,而自己的骨肉偏偏又是自己多年来看不上的顽童。

温馫无奈地摇头,“从前我就好奇,为何虞离天不怕地不怕,偏偏见了你犯怵,如今倒是懂了。”

虞溪冷漠道:“皇嗣之事不可有半点插翅,你派人去准备吧。”

温馫苦笑,“虞离的命好。”

虞溪不语,是啊,没人比他的命好。

苏尤推开门,上前禀告:“皇上万福,大太监,太子爷醒了。”

温馫抬起两指吩咐苏尤下去,“皇上,内臣去瞧瞧太子爷。”

“温馫,就算他是朕的儿子,但要不要留他,朕说得算。”

温馫平静道:“恐怕太子此时也盘算着如何取他的生父性命。”

虞溪眯起一双鹰眸。

“是孽缘。”温馫坐着特制的木椅被内侍推出书房,冬日的暖阳映在他病态的面庞,无法融化冰封的残躯。

这世间没有人能接受他,唯有虞离。

太子殿,“滚!我再也不想见你!”虞离歇斯底里地吼道,“本王的母妃早已薨逝了!”

比起自己的母妃已经去世,虞离更没办法接受自己和父皇是被她抛弃的,“你对不起父皇,他对你那么好,你却背叛他!”

女子见他清醒,起身走到婢女端着的铜盆前清洗手掌,闻言她一双冷艳的眸子骤然迸发出骇人的寒芒刺向虞离,“我没想过让你叫我一句母亲,但是你别忘了,你的命两次都是我给的。”

虞离不甘示弱地瞪向她,拳头捏得吱嘎作响。

“你们一定是骗我的,你和虞晓合起伙来骗我,全皇宫的人都在骗我!”

“冥顽不灵。”女子偾而转身离开,正巧与前来的温馫相遇,两人的目光交汇,温馫浅浅地颔首,无论如何他该感激这位女人将虞离带到世间,感激她让虞离起死回生。

“温馫……”

一声无助的声音传来,温馫心头一颤,他离开木椅,强忍着伤口撕裂的剧痛迈入虞离的寝室。

虞离一双星眸满是期待地望过来,温馫恍惚,仿佛眼前的虞离仍是从前那个迫切需要自己的他。

温馫迫切地上前,将他纳入怀中,到底是虞离需要他,还是他需要这样的虞离,已经弄不清了。

虞离别怕。

方才虞离也是这样痛苦地发抖,在自己怀里昏死过去的模样,好像又回到帮他解毒的日子,自己亲手把他推得越来越远。

温馫也是从俪妃娘娘那里得知,虞离的毒并未全解,小傻瓜,怎么不告诉我?

明明手指擦破皮也要嚷嚷着痛的,这样要命的事,怎么不肯开口说了?

俪妃娘娘站在寝室外,凝着温馫和虞离搂在一起的倒影,想起虞离口中的那个人,是他吗?

虞离埋在温馫的怀里,喃喃着:“温馫,我算什么?”

他不甘:“我想过我杀不死虞溪,但是我能堂堂正正地去见父皇,我会告诉他,我为他报仇了,他没有白疼我。”

“可是现在呢?”

“我现在已经没有脸去见父皇了。”

“他若是知道自己宠爱的儿子,并非他的亲生骨血……”

虞离狠狠地咬在温馫的肩膀上,他疼得牙根都是打颤,自然也不叫温馫好过。

“为什么你们都要背叛我,就连我的母亲,生下我也不肯要我,将我抛弃……”

温馫眸色一沉,“虞离,所有人都可能背叛你,唯独我不会。”

“你不会?”虞离轻声重复着,旋即用力地推开温馫,“我怎么忘了,温馫你才是最可恶的,你背叛我!”

虞离抬手抹过脸颊却没有摸到一滴眼泪。

温馫沉着地开口:“虞离,如今你的家,你的皇储之位,你的一切都已经失而复得?”

“只有我,你不想再要我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