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 4 章
 
暖阁内硕大的炉鼎冒着香烟,烟雾缭绕,大太监行礼,“内臣参见皇上。”

温馫抬起头,一层层幔帐之内的便是当今圣上,朦胧中只见穿着明黄色里衣,身形富态臃肿。

无论何时见他,温馫心中的恨意都随着血液悄然蔓延。

皇上嗓音浑厚,沉声开口道:“皇后回去了?”

温馫回禀:“是。”

皇上叹息,“虞离还在外面跪着?”

温馫颔首,“是,天寒地冻,太子爷身子骨本就单薄,再跪下去恐怕……”

皇上抬起眸子,“你起来吧。”

温馫起身,“谢皇上。”

皇上沉吟片刻,“方才你们在外面的话朕都听到了。”

温馫再拜,“内臣失礼。”

“起来。”皇上沉声,“虞离的母妃早早过世,朕愧对他们母子,怎想宠成他这般蛮横跋扈的脾气难为你事事替他考虑周全。”

虞离坐下,“内臣本分,太子爷虽性情骄狂,可心思单纯,绝无害人之心。”

皇帝道:“十皇子虞歧是嫡子,只比虞离晚出生一月,朕立虞离为太子,皇后她一直心有怨气,你应付的很好。”

“宫中党羽密布明争暗斗,处处对虞离不利,朕都看在眼里好在有你这心腹之臣护着太子,朕倒宽心不少。”

温馫坦言道,“为皇上、为太子爷分忧是内臣幸事。”

小公公禀告,“皇上,吴王到了。”

温馫诧异,“皇上当真送二位皇子进宗人府?”

皇上笑道:“你担心什么?”

温馫神色微变,吴王已然步入暖阁,“臣弟参见皇上。”

皇上抬起手,“起来吧。”

温馫行礼,“拜见吴王。”

二人相视一眼坐下。

皇上问道:“如今除去封王前往封地的皇子和出嫁的公主,宫里有多少位皇子和公主?”

温馫虽不明皇帝深意回禀道:“回皇上的话,太子爷、四皇子、六皇子、七皇子、八皇子、十皇子和六位公主养在宫内。”

皇上点了点头,“这些养尊处优的皇子该历练历练,否则今日怎会闲得搞出兄弟阋墙之事。”

“温馫传朕旨意下月在狩猎园举行大规模训练,凡是留在宫中的皇子必须参加,为期四月,皇子需通过各种复杂的考试,成绩最佳者朕会委以重用。当然最重要的是还他们彼此之间进行比试和交流。”

“虞溪就由你来做考官吧!”

吴王推脱道:“臣弟学识不深,武艺不精,恐难担任皇子的教导之职,皇上三思。”

皇上摇头,“你从不参与朝政,皇子的教导也算是家事,你是他们的皇叔自然担得。考试期间凡有皇子犯了规矩,你是宗人府宗令本就是申教诫,议赏罚的职务,由你担任再合适不过。”

吴王叩首,“皇上委以臣重任,臣定竭尽全力,不负皇上所托。”

皇上又道:“由温馫辅佐你,朕也放心。”

温馫神色一滞,内心难免澎湃,他卧薪尝胆数十年等待时机却没料到天哲的皇帝竟然会把国家命脉交于自己手上。

温馫起身行礼,“内臣遵旨。”

他与吴王虞溪的目光相聚,别有深意。

皇上摆了摆手,“虞溪,你先下去吧。”

“是,臣弟告退。”

吴王退下,皇上隔着纱幔盯着温馫的身影,“此举虽名义上是历练皇子,却是为巩固太子的地位,你便悉心教导虞离,助他夺得首位,太子文武兼备才学过人才可让觊觎他的人望而生畏。”

温馫领命,“内臣明白。”

皇上疲了,还是关切爱子,“虞离的母妃身子弱,耐不住寒,虞离也随了他的母妃,你回去派太医好好为他搭脉,不可落下病症。”

温馫低声道:“是。”

皇上吩咐:“你也下去吧。”

温馫俯身,“内臣告退。”

大太监走出暖阁,太子爷已经被奴婢搀扶起身,掸着身上的积雪。

虞离瞧见温馫敛着眸子走过来,他拉住温馫的袖口,“你回来了?父皇和你都说什么了?有没有责备本王?父皇有没有生本王的气?”

温馫恭敬道:“这件事无论是谁对错,皇上已经气消,太子不必多虑请回吧。”

温馫吩咐奴婢,“送太子回宫。”

虞离错愕,“你竟不亲自送本王回去?”

温馫冷漠,“内臣公务在身,先行告退。”

“温馫!”

“温馫!”

虞离见他这幅冷淡的模样心里五味杂陈,愤愤地盯着他率人离开的背影。

洁白的雪地踩下一枚枚脚印,雪花沾湿鞋袜,温馫听见身后沉重的脚步声,神色凝重。

小公公站在大太监身旁,小声道:“老祖宗,太子爷跟着您呢。”

温馫不语,继续往前走着。

身后传来咚地一声闷响,随后奴婢们惊慌失措地乱叫:“太子!太子爷!”

温馫猛地转身,瞧见太子爷倒在雪地里昏迷不醒,他顾不得其他疾步过去拥住虞离冰凉的身躯。

虞离俊朗的脸庞通红,温馫原以为是冷风吹伤,伸出手掌抚摸他的额头烫得惊人,显然已经发热许久。

自己竟全然不知,让他跟着在雪地里走了这么长的时辰。

大太监抱起太子,快步离开,一行奴婢追着赶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