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权宦娶了当朝太子爷 > 第 7 章
 
大太监步入太子寝室,虞离怒气冲冲地迎过来,攥住大太监的衣襟伸着头往胸前扎,温馫的眸子含着宠溺的笑,搂着太子抬起他的下巴,“太子在找什么?”

虞离虎着脸,一本正经地怒视大太监的眸子,“找证据!”

温馫无奈,摊开手臂由着他的性子,虞离盯着大太监散开的衣襟露出光洁的肌肤没有半点纵欲后的痕迹,贴近大太监的颈间嗅了嗅味道,还是那股子熟悉的冷香。

温馫秉着气息,感受虞离的唇不经意自己的肌肤,一阵痒意顺着心口蔓延。

虞离松了口气,眉眼嗔怪地瞥一眼温馫,伸出手指顺着大太监的胸膛缓缓往下,勾住腰间的玉带领着温馫往卧榻走过去,“本王要仔仔细细,从里到外地检查一遍。”

大太监跟着他的步子,只要是小祖宗想得便满足他,余光瞥见跪在塌旁的云倾,她埋着头吓得肩膀一抖一抖的,温馫淡淡道:“太子方才在做什么?”

虞离顺着温馫的眸子瞧过去,“让她陪本王闲聊了一会儿。”

温馫了然,对着云倾沉声开口:“守着伺候。”

云倾细声细语地应道:“奴婢遵命。”

虞离推着温馫倒在软榻之上,亲手放下床幔,转身冷声道:“脱了。”

太子命令温馫,“一件件地脱,一件也不准留。”

温馫展颜一笑,“太子到底要检查什么?”

虞离盯着温馫的笑容险些痴迷,跨坐在温馫的面前,“当然是检查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有没有碰你!”

大太监纤细白皙的手掌强势地扣住太子干练的腰身,搂着他坐在自己的怀里,“太子是如何得知青瑛的事?”

虞离冷笑,“你在本王身边安插个小太监,本王就不能有一两个眼线吗?”

“青瑛青瑛你叫的倒是亲切!”虞离朝外面大喊,“来人把所有侍女名字里有“青”字“瑛”字的都给本王遣送走!”

温馫俯身含住他出言嚣张的唇,“嗯——”虞离闷哼,狠狠地咬上温馫的唇瓣,大太监就算吃痛也不吭声,虞离松开唇齿,抬起不满的眸子凝着温馫,两人鼻尖抵着鼻尖互相厮磨。

虞离攥上温馫扣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微微挣扎无济于事,索性双手顺势揽着大太监的肩膀,没有骨头似的挂在温馫的脖颈上用力施压,逼得温馫不得不贴得他更近。

温馫盯着他肆无忌惮的勾人模样,傲气的小脸生来便点缀朱砂的双唇,温馫轻声问道:“内臣在太子心里就这般不堪吗?”

虞离的指腹一下下戳着大太监的唇,“人人都觊觎大太监,本王若不盯紧着点,难道成人之美?你只能是本王一个人的!”

大太监睨着虞离的手指在自己眼前猫抓似的撩着,情难自制扣着虞离的后颈吻上他的唇,虞离仰起头爽朗地大笑,喜欢温馫为了他难以自持,“大太监,您终于忍不住了?”

温馫的双唇划过太子的肌肤,克制着想要狠狠地撕咬的嗜血冲动,“是,太子,内臣克制不住。”

“亦无法自制。”

温馫的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细微的汗珠,幽深的双眸染上绯色凝着虞离的模样。

温馫运着气息,有股邪火在身体四处乱窜,无处发泄,搂着虞离压在软塌之上。

床幔外,侍女云倾跪在软塌旁,埋着头不敢偷窥纠缠的两人。

滴答滴答——额头的汗珠落下来,大太监一身燥热随着汗水消了不少,虞离慵懒地躺在软塌上昏昏欲睡,温馫仔细地为太子塞好被角,虞离抓住温馫的手腕梦魇似的地喃喃,“你去哪?”

温馫莞尔,“天快亮了,内臣安顿好各位皇子需要回宫复命。”

虞离倦得睁不开眼睛,皱着眉心,“我不让你走。”

温馫耐心地劝道:“太子只需学好功课,内臣三日后便会再来。”

虞离窝在被子里闷声嘟囔:“温馫,你什么时候才只能是我的?不必掌管前朝纷争,更不用管理后宫琐事?”

大太监怔怔地盯着虞离的睡颜,虞离这句话落在他心里久久无法平复,什么时候才只能是他的?

温馫不顾身份有别,“虞离,那你是我的吗?”

虞离露出美好的笑脸,点了点头,“我是你的……”

“我只是你的,本王谁也不碰,本王只怜爱你……”

温馫会心一笑,“睡吧。”

大太监走出太子寝室,候在外面的小公公迎上去,“老祖宗,要不要去……”

“嘘!”温馫冷了脸色,小公公立刻住嘴,看向跪在那里的云倾,“那她要不要打死?”

温馫沉了口气,“算了,与太子年纪相仿,陪太子解解闷子是她的福气,只是别再让太子见着了。”

小公公点头,“奴婢明白。”

锦衣卫现身,“督公。”

大太监走出宫殿,“暗中保护好太子,不可出现半点差池。”

锦衣卫颔首,“卑职领命。”

大太监走上狩猎场外的轿子,远远地望一眼太子住的宫殿,放下布帘。

自从温馫回宫后,虞离是茶不思饭不想,更别提学业,师傅再三提醒太子集中精力,可他不是在跟十皇子大眼瞪小眼,就是往窗外的树林里张望寻觅野鹿。

原以为能和温馫好好相处一段时间,才明白大太监是宫里宫外两边跑,虞离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数着,简直度日如年。

终于,今日温馫便要回来了,太子更是听到天大的好消息,他的贴身侍卫在民间求得一味药方,据说能让男人变得勇猛无比的还阳之术。

“真的?”虞离惊喜,“真有这种奇效?”

侍卫恭敬地回禀,“太子让卑职寻什么,卑职便寻什么,只是这药还没尝试,药效如何卑职不得而知。”

虞离对待宝贝似的捧着药瓶,这便是他给温馫准备的“惊喜”。

皇子的寝室,云倾跪在四皇子的面前,“是,奴婢亲耳听到的,大太监和太子睡在软塌之上颠鸾倒凤,太子像是……像是……”

四皇子重重地撂下酒杯,“像是什么?快说!”

云倾磕头,“奴婢是高大人从青楼小厨房里赎出来的,所以这种事奴婢一知半解,太子和大太监就像是娼妓和嫖客发出的声音,太子喘得甚至还要娇媚。”

四皇子紧蹙着两道浓眉看向六皇子,六皇子噗嗤一声笑出来,动手拍着桌子,“你说那个温馫真是太监吗?”

“废话!”四皇子怒斥,“否则欺君罔上,惑乱后宫的罪名他担得起吗?”

六皇子笑得前仰后合,“那怎么能把我的好弟弟弄得这么舒服?下贱的像个娼妓!哈哈!”

四皇子紧攥双拳,“成何体统!”

六皇子的笑容渐渐阴险,“到底怎么回事,试试不就知道了?”

四皇子与他意味深长地对视一眼。

傍晚,虞离从白露森林里回来,忐忑地等着温馫,走回寝室的路上经过四皇子房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声娇滴滴地啜泣,他纳闷地看向跟在身旁的小公公,“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苏尤小心地说:“太子,咱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随后四皇子的声音传来,“给爷叫得再大声点!”

“啊!”随着一声重重的巴掌声,侍女大叫,“爷您饶了云倾吧,饶了奴婢吧!”

虞离瞪大眼睛,“云倾?”

他推开房门闯进去,苏尤大喊:“太子爷!”

虞离错愕地瞧见云倾衣衫不整地被自己的四哥压在身下,虞离猛地吸了一口凉气,结结巴巴地说,“四哥你!”

四皇子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被扫了兴致,动手拍了拍云倾的身子,她抖了抖身子,滚到床榻下。

虞离愣住,从未见过这种阵仗,“你!你简直不知羞耻!”

六皇子立在屏风后,听着外面吵闹声。

四皇子整理衣襟走到八仙桌旁端起酒杯仰头痛饮,“太子,到底是谁不知羞耻,本王只不过是宠幸一个侍女,大不了就上奏父王,本王纳她做妾。”

“倒是当今太子和一个太监厮混,若是传出去我天哲天威何在?”

虞离被四皇子的呵斥震慑在原地,“温馫……温馫他本就是父王让他教导本王的……”

四皇子反问:“我有提到是温馫吗?”

虞离一时哑然,四皇子眯起眸子一步步逼近,“果然是他?”

虞离眼神慌乱,索性破罐子破摔,扬起下巴冷笑一声,“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父王最宠我,你猜父王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还有温馫,你斗的过他吗?”虞离摇了摇头,“本王可都不敢得罪他,作为儿臣我们一年能见父王几面?而温馫呢?”

四皇子脸色一阵青白,虞离的话像是刀子一下下戳在他身上,四皇子转而和颜悦色道:“作为兄长我只是关心关心你罢了,听说太子身边的嬷嬷都是大太监挑选的,连床上的事都不敢提及,太子还不知道真正做男人的滋味吧?”

四皇子笑道:“恐怕温馫连让你做女人的滋味都没办法吧?”

虞离愤怒地朝他挥拳,四皇子攥住虞离的手腕,狡猾地说:“太子急什么,兄长是帮你。”

四皇子转身朝着云倾开口:“还不过来?”

虞离震惊地盯着云倾一脸媚态地踩着小步朝自己走过来,伸出葱白色的手指抚上自己的胸膛,娇声地喊了句:“太子……”

她缓缓蹲下身,撩开太子爷的外袍,虞离怔怔地瞅着她的动作。

四皇子开口说道:“让太子好好感受做男人的滋味吧。”

随后退到屏风后。

狩猎场外,吴王等候温馫多时,大太监走下轿子站在吴王面前,两人相互问好,随后并肩迈入宫殿,温馫提起皇子们的功课。

吴王瞥大太监一眼,“本王看你只想问太子的功课如何,不学无术,这四个字能交差吗?”

温馫轻笑一声,“倒是像他。”

吴王叹息:“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让我们管什么?”

温馫淡淡道:“我们去瞧瞧皇子们在做什么吧。”

“吴王万福!”

“大太监万福!”

两人经过走廊,苏尤终于算是见到救星,跪在温馫脚边请安,为难地说:“吴王,大太监,太子他……”

温馫拧起两道细眉,犀利的眼神凝望向寝室内,“太子怎么了?”

虞离动手毫不客气地推开云倾,撩了撩袍服像是沾染上什么脏东西,“下贱东西,本王也是你能碰的?”

云倾衣衫不整地倒地,啜泣地喊着:太子……

虞离见她这幅样子泛起恶心,抬起头竟瞧见温馫不知何时站在门外,顿时面露喜色,“温馫你回来了?”

云倾望过去,双腿发软地跌倒在吴王面前,“王爷、大太监您要给奴婢做主啊!”

虞离面露难色,她与四哥光天化日做出如此淫乱之事还敢跑出来喊冤?

云倾泣不成声,“奴婢被太子强要了身子,求大人做主!”

虞离惊恐地瞪着她,“你说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