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6章 病因
 
简熠瞳多次解释自己真的只是熬了个夜,但迟溯显然不相信。

反抗无果,简熠瞳乖乖跟着迟溯上了车。

悬浮车行驶起来十分平稳,几乎没有任何颠簸,座椅也非常符合人体工学,舒适度满分。

车内播放着着低婉的音乐,空气里流动着厚重沉稳的檀香,说不出来的静谧。

过度舒适的环境里,大脑的疲惫被无限放大,简熠瞳在车上坐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昏昏欲睡起来,杂乱的思绪逐渐在脑海里蔓延。

迟溯这个未婚夫当得还挺尽职的,管吃管住管出行,现在还主动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还非要带自己去医院,尽管自己其实只是熬了个夜。

长得又高又帅,智商情商双高,操作机甲也厉害,还会机甲设计。

还是联邦三皇子,马上就是储君了,未来就是掌管整个联邦的皇帝。

除了总是冷冰冰的,其他方面简直完美。

简熠瞳觉得自己要是个omega,都要心动了。

可惜简熠瞳是个alpha,他不搞同性恋。

一股不同于车内檀香香氛的香味突然袭来,凌冽清新,是迟溯身上的味道。

简熠瞳半睁开眼睛,只见一双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的手,抓着一条毯子的一角,轻轻盖在他身上。

简熠瞳不禁在心里继续补充刚才的盘点。

手也好看,味道也好闻。

前几天那股若隐若现的花香更好闻。

迟溯要带简熠瞳去的,是坐落在城市中心的皇家私人医院,距离简熠瞳的住处很有一段距离。

迟溯给疑似睡着的某人盖好毯子,刚打算起身,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道微弱的声音。

简熠瞳小声嘟囔:“怎么不用前几天的香水了。”

其实迟溯看得出来,平时简熠瞳和他相处的时候,都是紧绷着的,甚至可以说是警惕。

现在生病了,整个人放松下来,还挺可爱的。

迟溯突然愣了一下。

他觉得简熠瞳可爱。

一个omega觉得自己的同性可爱,应该是正常的吧?

迟溯回过神,瞎编道:“前几天的香水用完了。”

其实是迟溯的发情期结束了。

简熠瞳眨眨眼睛:“哦,那个香水,很好闻。”

迟溯平静地“嗯”了一声。

他怀疑简熠瞳可能是腺体发育不良,否则怎么会把信息素当成香水的味道,并且好几天都没发现。

虽然他不知道简熠瞳到底是怎么闻到的。

迟溯确定自己的防护措施做得万无一失,其余所有人都没有闻到,包括对omega信息素十分敏感的alpha。

偏偏简熠瞳却闻到了。

一盖上毯子,刚才还在补觉的简熠瞳反而不睡了,睁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迟溯犹豫了片刻:“昨天晚上,熬夜在干什么?”

简熠瞳;“画设计图。”

迟溯皱了皱眉,“离转系考试还有一个多月,不用太着急。”

简熠瞳点点头。

一聊起有关他昨晚熬夜的话题,简熠瞳好像又困了一样,再次闭上了眼睛,以此逃过“家长”的兴师问罪。

迟溯:“”

自从遇见了简熠瞳之后,迟溯觉得自己经常陷入迷惑之中,不是很能理解简熠瞳的某些行为和想法。

他静静看了简熠瞳一会,看着某人从装睡变成真睡,淡淡移开了目光。

直到走进医院,简熠瞳才猛然想起,自己的真实性别不能被检查出来,因此陷入了深深的担忧。

好在给他检查的医生从医多年,经验丰富,没有多做检查就确定了简熠瞳的病因。

果然是发育不良,不过不只是腺体,而是整个身体,严重到只是熬了次夜就明显虚弱的程度。

重新坐回车上,迟溯拿着简熠瞳的诊断报告,陷入沉思。

简熠瞳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似乎并不感到惊讶,一上车就窝在角落继续补觉,毯子裹得紧紧的。

甚至连接下来要去哪都没问。

迟溯仔细端详了简熠瞳一圈。

轻薄的毯子勾勒出简熠瞳的身体曲线,跟正常的omega----比如迟溯自己----比起来,确实是有些单保

简熠瞳的长相偏精致,闭上眼睛的时候看起来很柔软,刚在医院吃了一剂营养液,此时脸色好看了些,嘴唇也变回了正常的红色。

迟溯不禁回想起简熠瞳睁着眼睛的模样。

一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里似乎藏着光,那坚定的微光把眉目的柔软都遮盖了。

原本迟溯今天是准备带简熠瞳去定制礼服的。

再过半个月就是他的成人礼了,届时父皇会宣布立他为储君,以及他与简熠瞳的婚约。

其实迟溯觉得简熠瞳自己应该带了礼服,但父后非要他带简熠瞳再去定制一套,说是从今往后简熠瞳就是皇室的人了,所有东西都应该按皇室的标准置办。

迟溯总觉得父后把这门婚约看得过于重要了。

让迟溯每天接送简熠瞳上学,也是父后的主意。

一通折腾下来,恒星已经当空高悬了。

简熠瞳在车上补了会觉,又在医院里吃了剂营养液,再次被叫醒的时候,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这会他才想起问今天是出来干什么的。

“殿下,您今天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原本已经对迟溯用“你”的人,今天莫名奇妙又换回了敬称,大概是因为心虚。

迟溯带着简熠瞳走进一栋纯白色的建筑物,看起来很高级。

迟溯脚步不停,偏头扫了简熠瞳一眼,淡淡道:“带你去定制礼服。”

简熠瞳瞬间联想起迟溯即将到来的的成人礼。

“在这里定制吗?”简熠瞳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高级是高级,但怎么看也像不是卖衣服的地方。

迟溯又看了简熠瞳一眼,眼神复杂中透露着一丝不解,然后又划过一丝了然。

简熠瞳被他奇怪的眼神看得莫名其妙,疑惑地回视。

“不是”

迟溯话音未落,就被一声清脆的呼唤打断了。

“溯哥哥,表嫂,你们也来这里吃饭啊,好巧1是温语菡。

吃饭,哦,这里是餐厅埃

简熠瞳:“”

他现在理解迟溯刚才眼神的意思了,通俗来说,那约莫是“关爱智障儿童”。

迟溯的注意力瞬间被突然出现的温语菡吸引开了。

他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温语菡,皱了皱眉,“表嫂?”

迟溯转头看了看简熠瞳。

简熠瞳尴尬地笑了笑。

虽然他觉得温语菡叫他什么都无所谓,但当着迟溯的面叫他“表嫂”,还是有点吃不消。

说好的叫哥哥呢?

温语菡偏了偏头,对简熠瞳眨了眨眼睛:“是呀,熠瞳哥哥就是我的表嫂埃”

迟溯没再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温语菡:“刚好我和万俟元也刚来,你们和我们一起吃吧1

迟溯看向简熠瞳,似乎是在等他做决定。

温语菡也顺着迟溯的目光,期待地看向简熠瞳。

简熠瞳心里其实是拒绝的,一来他和温语菡还不熟,二来,他更是完全不认识温语菡口中的“万俟元”。

但显然迟溯和他们熟识,温语菡又是他的表妹,拒绝了似乎也不太好。

迟溯似乎看出了他的纠结,淡声道:“去吧,正好跟万俟元见一面,省得他天天念叨你。”

温语菡附和着点点头:“就是,万俟元今天还说让我帮他约你呢。”

为什么听这两个人的语气,自己跟那个万俟元好像很熟的样子?

简熠瞳犹豫了片刻,问道:“额,那个万俟元我跟他认识?”

温语菡瞪大了眼睛,掩唇惊呼道:“你不认识他?他不是你表哥吗?”

简熠瞳怔愣了一瞬,然后联想起之前艾达老师和他说的,在首都星的外公一家。

不光是温语菡,迟溯似乎也有点惊讶,很快就压了下去。

万俟元是他机甲系的同学,是联邦第一财团的小公子。

之前简熠瞳还没来的时候,万俟元就跟他打听过简熠瞳几次。

元帅的原配是第一财团董事长的掌上明珠,万俟元是简熠瞳的表哥,这是全星际都知道的事情,可简熠瞳这个当事人却貌似不知道。

很奇怪。

迟溯有心帮简熠瞳解围:“那今天就认识一下。”

温语菡闻言也不再追问,告诉他们包厢位置,说自己要去洗手间,让他们先过去。

和温语菡分开,迟溯看向简熠瞳:“你不知道万俟元是你表哥?”

当然不知道,元帅夫人从没跟他说起过外公家的情况。

但似乎所有人都认为他应该知道,包括艾达老师,那天给他发的消息,都是用的默认他知道的语气。

简熠瞳含糊地“嗯”了一声。

迟溯何其敏锐,换了一种问法:“你知道你有这么个表哥吗?”

当然也不知道,但简熠瞳不能让迟溯知道自己不知道。

简熠瞳笑笑:“我记性不好,对母亲这边的亲戚不太熟悉。”

简熠瞳话音一转,揶揄道,“放心,以后殿下那边的亲戚,我一定会记得牢牢的。”

迟溯瞬间说不出话了,略微加快了脚步。

仔细看来,耳垂有些红。

简熠瞳心下得意,笑眯眯地跟着迟溯走进了包厢。

三皇子殿下平时看着正经,还挺容易害羞的。

包厢是用木制屏风隔出来的,装潢奢侈而又高雅,里面坐着一个alpha少年,闲散地靠在椅背上,翘着一条腿,姿势蛮潇洒。

听到开门的声音,少年抬起了头。

少年面目精致,眉宇间与简熠瞳有着三分相似,看到迟溯,轻佻地吹了个口哨:“三皇子殿下来了。”

他就是万俟元。

迟溯不理他,径直走进了包厢,跟在他身后的简熠瞳猝不及防地和万俟元打了个照面。

万俟元看见简熠瞳的瞬间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放下二郎腿,端正坐姿,热情招呼道:“是小瞳吧?快坐快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