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9章 桃花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简熠瞳眼睁睁的看着老妇人把一道道菜摆上桌。

“少爷,菜齐了,请慢用。”老妇人端上最后一个盘子。

两个炖菜,三个荤菜,两个素菜,摆了满满一桌。

半个小时做出这么多菜,简熠瞳一时不知先感叹菜太多,还是老妇人做菜速度太快。

简熠瞳放下光脑,有些无奈地笑道:“婆婆,我一个人吃不完这么多。”

老妇人笑着摆摆手,“殿下叮嘱过的,少爷身体不好,就得多吃点!尤其是这个露果龙骨汤,殿下特意让我熬了一上午,从皇宫里带出来的1

露果,是边缘星系才有的名贵特产,大多数时候都和以凶猛著称的凯拉虫伴生在一起,具有能促进精神力发展的效果。

上辈子简熠瞳自己在边缘星系混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费心去找一些露果。

凯拉虫是群居生物,简熠瞳一个人没办法和它们正面刚,通常都只能找机会偷偷摸几颗。

自从成了元帅府的大少爷之后,简熠瞳就再没吃过露果。

尽管露果对于下辖着驻边军队的元帅府来说,算不得十分稀奇,全给元帅夫人的小儿子吃了。

简熠瞳道了谢,送老妇人出了门。

老妇人临走前还一再嘱咐简熠瞳一定要多吃点。

简熠瞳平时没有多大的口腹之欲,但不得不说,这一桌子的菜功能性强大,就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确实是需要的。

都是他以前在元帅府从来不会吃到的东西。

简熠瞳每个菜都吃了一些,实在是吃不完。

就在他准备收拾碗筷,继续去研究他的机甲的时候,光脑上又弹出了一条消息。

【迟溯:吃完饭记得把医院开的营养液喝一支。】

饭菜都已经撑到嗓子眼了,再喝支营养液,简熠瞳怕自己会吐出来。

虽然如此,他依旧给对方回道:【好的,谢谢。】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对方还一直关心自己,说不感动那当然是假的。

简熠瞳觉得自己没有办法拒绝迟溯。

人一感动就容易多想,简熠瞳想着,迟溯对自己这么好,他的成人礼又快到了,自己如果连礼物都不送一个,岂不是显得自己像个白眼狼?

送什么呢?自己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纠结了好一会儿,没想出个可行方案,简熠瞳决定暂且放下这个问题,先去研究他的机甲模型。

晚饭时迟溯又让老妇人来给他做了顿饭,忘我了一下午的简熠瞳又想起了这个问题。

一直到漫天星斗亮起,万物无声,窗外的山茶花香思思缕缕钻进简熠瞳的鼻尖,他放下手里被拆成几块的机甲模型,揉揉眉心,脑海里一个黑色机甲的影子一闪而过。

在简熠瞳看来,元帅珍藏的这几个机甲模型,都比不上迟溯的机甲。

尤其是外形上,太笨重了,只适合在军队里用,单枪匹马的绝对会被笨重的机体拖累死。

对了,机甲。

迟溯一定对机甲感兴趣。

刚好也是简熠瞳拿手的领域。

困扰了简熠瞳一天的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

明天是周一,迟溯早上要来接他,简熠瞳不想再熬夜被抓,早早上床睡了。

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精神慢慢放松下来,简熠瞳无意识中感觉有一股温热在自己大脑里缓缓流动,一直处于滞涩状态的精神力在黑暗中如潮汐一般,周而复始,有了增长的趋势。

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如常,只是迟溯跟简熠瞳的日常相处里,多了关心饮食这一项,每天早上都会给他带早饭,餐餐亲自叮嘱他记得喝营养液,时不时还派人来给他加餐。

星期五上午,简熠瞳像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坐下。

今天这节课是联邦近代史,文学院的必修课。

也许是因为三皇子未婚妻的头衔加成,往常简熠瞳的座位周围会形成一圈真空,大家对他的态度都是好奇但敬而远之,出乎意料的今天简熠瞳刚坐下,就有个不认识的女生跟着在他旁边坐下了。

简熠瞳是无所谓的,也没有投入关注,别人坐哪里是别人的自由。

说不定这还是自己被同学接纳的开始?

坐了有几分钟,惯常踩点来的温语菡走进教室,习惯性地看向真空圈里的简熠瞳,看到坐在他旁边的女生,眸子里划过一丝惊讶。

“熠瞳哥哥,你来跟我一起坐吧?”

简熠瞳听到温语菡的声音,从光脑里抬起头。

简熠瞳疑惑道:“嗯?你不和你的小姐妹们一起坐?”

刚开始的时候,温语菡也邀请过简熠瞳和自己一起坐,但她的姐妹团态度强硬,死活不愿意,还非得拉着温语菡要她离简熠瞳远点。

大概是觉得,青梅竹马对插队小三示好有失身份?

温语菡在简熠瞳旁边坐下,怀里的书抱得紧紧的,扯扯简熠瞳的袖子:"你和我们一起坐呀。"

简熠瞳感受到前面的姐妹团投来愤怒的目光。

他笑笑:“我是无所谓,但她们明显不太愿意,不用勉强别人。”

简熠瞳知道温语菡是为自己好,不希望自己一直被人冷落,但现在也有人愿意跟他一起坐了,就这样也挺好的。

温语菡有些急了,站起来拉简熠瞳:“不勉强,她们很愿意的,走嘛走嘛----”

姐妹团的目光更愤怒了,犹如实质般恨不得把简熠瞳钉在座位上,千万不要被温语菡拉动。

简熠瞳有些无奈,正当他犹豫的时候,旁边那个一开始主动和他坐一起的女生“唰”的站了起来。

“温语菡,我没想对他做什么。”声音里掺着薄怒和委屈。

温语菡讪讪的松开拉着简熠瞳的手,尴尬道:“祈姐姐。”

简熠瞳莫名嗅到一丝硝烟味。

这两个人认识?那温语菡怎么一上来就要把他拉走,连招呼也不和“祈姐姐”打一个?“祈姐姐”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女生用力地深呼吸几次,试图压下心头的情绪,她抄起桌上的书,头也不回地走了:“你们就在这坐吧,我走就是了。”

温语菡呆滞了两秒,浑身不自在地坐下,假装看不见前面姐妹团的示意。

简熠瞳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

“那个,刚刚那个人叫万俟祈,是你的表姐。”温语菡介绍完,又解释道:“万俟元跟我说,你和他们家里很久都没有联系,我估计你可能不知道。”

确实不知道。

“嗯,她是我表姐,那为什么不让我和她坐一起?”

温语菡不自觉的看了坐到教室另一边的万俟祈一眼,确定对方没有往这边看之后,凑近简熠瞳压低声音:“她喜欢我表哥,之前听说你和表哥要结亲,大闹了一场,弄得整个万俟家都不得安宁。”

闻言,简熠瞳眉毛轻轻一挑。

这次遇到真的情敌了?还是自己的表姐?这情况还挺尴尬的。

“而且,她是学金融的,以前从不来听近代史,我怕她今天是冲你来的。”

简熠瞳一怔,随后笑笑,也跟着压低了声音:“知道了,我会小心的,谢谢菡菡。”

温语菡脸红了红,十分豪气道:“没事,应该的,回头你在我表哥面前多多美言我就行。”

简熠瞳好奇道:“你表哥平时总管你?”

他想起了上个周末一起吃饭,迟溯呵斥温语菡的那一声,吓得温语菡一下子就老实了。

温语菡的表情一变,愁眉苦脸地皱起鼻子,一个劲地点头:“嗯,我亲哥都没他管得多尤其是我去找万俟元玩的时候,老说我不矜持。”

简熠瞳了然,“我知道了。”

温语菡眼睛一亮,嘴角微微翘起。

简熠瞳话锋一转:“不过,这种事情上确实该矜持一点。”

温语菡刚刚翘起的嘴角又耷拉下来,恰好老师进了教室,便不再理会简熠瞳了。

刚一下课,温语菡就被忍了一节课的姐妹团们召唤走了,“熠瞳哥哥,我先走啦1

简熠瞳微笑着跟她道了别,慢条斯理地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迟溯现在每天中午都会来找他一起吃饭,有时候有事也会让人给他送来,总之就是不给他敷衍的机会,连带着也不相信食堂的饭菜质量。

平均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十几分钟后,迟溯的车就会出现在他所在的教学楼下。

把最后一本书收进包里,面前的桌面上突然投下一片阴影,简熠瞳微微眯了眯眼睛,抬头看去。

是万俟祈。

刚才没万俟祈走得风风火火的,没来得及看,现在仔细一看,长得跟万俟元有八|九分相似。

万俟祈看起来有些纠结,屡次欲言又止。

简熠瞳站起身来,一双眼睛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好。”

万俟祈深吸一口气,费了莫大力气似的:“你好,我是万俟祈,你的表姐。”

简熠瞳学着温语菡,从善如流,“表姐好。”

万俟祈扯着嘴角僵硬地笑了笑:“嗯很久不见,外公很想你,明天你要是有空的话,就来看看他吧。”

不是“很久不见”,是从来就没见过。

看这不情不愿的样子,显然这位表姐是被家里逼迫来邀请简熠瞳的。

简熠瞳不想为难她,十分爽快地答应了:“那明天就叨扰了。”

万俟祈脸上的表情放松了些:“嗯。”

“你,呃,你是要去吃饭了吗一起?”对方抛来了友谊的橄榄枝。

可惜简熠瞳接不了。

简熠瞳惋惜道:“啊,可惜我已经约了人了,要不你和我们一起?”

简熠瞳发誓自己的邀请绝对是真心的。

他作为一个alpha,总不能真跟同样是alpha的迟溯在一起,总有一天迟溯会去寻找自己的omega,出于人道主义的考量,简熠瞳决定尽量为迟溯保留桃花。

更何况,看看自己痴情的表姐多可怜啊,因为自己这个alpha闹出的乌龙而白白伤心,跟迟溯一起吃顿饭或许能安抚她千疮百孔的心。

万俟祈有些撑不住脸上的笑容了:“谁啊?”

简熠瞳露出一个自信的表情:“三皇子殿下。”

万俟祈霎时红了眼眶,转身跑了。

简熠瞳呆立在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