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15章 婚约
 
温语菡没听出简宏沛的敌意,挽着简熠瞳的胳膊,冲万俟元“哼”了一声:“就是,我表嫂可是正宗的omega大美人。”

万俟元当真了,抓了抓头发,“害,我就一时嘴快,没想那么多,呃,现在仔细看看,还是相当o的。”

“是吗?”简熠瞳皮笑肉不笑道。

万俟元连忙点头,并试图获取他人的赞同,“当然当然,温煜城也这样觉得,是吧老温?”

温煜城掩唇笑了下,“是的。”

简熠瞳保持微笑:“”我谢谢你们。

“小瞳,今天小祈也来了,你们见见?”万俟元见糊弄过去了,连忙转移话题。

“好埃”

“小祈,过来。”万俟元转身朝身后的万俟祈招招手。

万俟祈今天也画了个精致的妆容,绸缎一样的长发披散着,一身紫色长裙,气质温婉。

这次,万俟祈的脸色比前两次好看了些,但眼底还是含着控制不住的落寞和一丝嫉妒。

简熠瞳自觉得有些对不起这个表姐,率先和善地跟她打招呼:“表姐。”

万俟祈勉强扯出一个微笑:“小瞳,前两次见面,对你那样的态度,是我失礼了。”

眼底难以自抑的负面情绪是真的,歉意也是真的。

现在这个温婉和善的万俟祈,或许才是她真正的模样。

简熠瞳笑道:“没什么,都是一家人。”

万俟祈愣了一下,一直微微皱着的眉头缓缓松开,笑容里多了几分真诚和轻松。

一旁时刻紧张地关注着妹妹表情的万俟元松了口气,附和道:“小瞳说的对,都是一家人,就该好好相处。”

“嗯,”万俟祈主动向简熠瞳伸出右手,“以后,我们好好相处。”

简熠瞳莞尔,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落了地,伸出手回握,“好。”

两个当事人和解,万俟元倒显得是最为高兴的那个,他兴冲冲地从旁边的桌上端起两杯香槟,一杯自己拿着,一杯递给万俟祈。

“来来来,这杯酒一干,咱们从此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1

三只酒杯轻轻碰撞,磕出清脆的声响。

杯沿抵上下唇,简熠瞳闻到一股馥郁醇厚的酒香,他其实不会喝酒,但眼下的情景,不喝也未免太扫兴了。

每个没喝过酒的人,都自信自己一定是天生海量。

冰冰凉凉的液体流入简熠瞳口中,并不烈,清新甘醇的果香和酒香混合,充斥口腔。

一干而净,不过如此。

“简少爷好酒量,”一旁的温煜城微微笑道,又从桌上端起一杯香槟,递给简熠瞳,“很快我们也是一家人了,喝一杯?”

温语菡也积极地说:“我也要,我们一起。”

万俟元嫌弃道:“你要什么要,小小年纪学大人喝酒。”

温语菡不服气地鼓起腮帮子:“说谁小孩子呢1

“你不就是小孩子?”

“我明年就成年了1

万俟元义正言辞:“那你现在不还是未成年,未成年就是小孩子,不能喝酒。”

温语菡冷哼一声:“我要喝酒,我哥都没说什么,你管得倒宽。”

万俟元噎住了,半晌,回击道:“小瞳是你表嫂,是我表弟,四舍五入我也是你哥。”

另一边,刚缓和了关系,万俟祈的话也多了不少,她听着这两人拌嘴,好笑地低声问简熠瞳:“你知道今天菡菡为什么老和万俟元怼么?”

“为什么?”

“因为菡菡想让万俟元和她一样穿浅樱色礼服,万俟元拒绝了。”说着,万俟祈自己都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

让一个血气方刚的alpha,穿浅樱色?在万俟元看来就是猛男装萝莉。

出乎意料的,简熠瞳反应平平:“哦。”

“嗯?你不觉得很好笑吗?”万俟祈有些尴尬。

简熠瞳眨了眨眼,好一会,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呵呵笑了两声:“好笑。”

另一边,斗嘴依然热火朝天地进行着。

“那你怎么不管熠瞳哥哥?他也未成年。”

“啊?好像也是。”万俟元反应过来,简熠瞳也是未成年,他刚刚还让人家干了一杯香槟。

应该出不了什么问题吧?万俟元有些心虚地向简熠瞳所在的方向看去,正好对上自己表妹担忧的目光。

万俟祈轻轻道:“哥,小瞳好像喝醉了。”

万俟元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不会吧,一杯倒?怎么这次干坏事的又是他?

于此同时,宴会厅前方,三道华贵的身影走上了举行仪式的高台,一列训练有素的卫兵迅速从侧门进场,在台下围了一圈。

喧闹的宴会厅霎时安静了。

皇帝走上前来,伸出右手向大家示意,台下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然后归于安静,等待着皇帝的讲话。

“诸位晚上好,很高兴诸位能应邀莅临犬子的成人礼,接下来,在宴会开始前,我有两件事情要正式向大家宣布。”

一旁的随侍上前,将一个黄金托盘递到皇帝面前,皇帝从托盘上拿起一份文书。

在场的众人此前都听道过一些风声,都约莫猜到皇帝接下来要宣布的是什么事情,宴会厅里的气氛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皇三子迟溯,品德皆优,才智兼备,今正位东宫,以重万年之统,以系四海之心。”

语闭,满厅欢呼。

皇帝一手平举,向下压了压,众人复又安静下来。

皇帝方又继续道:“皇三子既为储君,又已成年,当择贤配,遂于元帅府嫡子简熠瞳定下婚约,不日举办订婚宴,望诸位届时亦能到场庆贺。”

宴会厅里一片哗然。

这位未来的太子妃,元帅府的嫡子,从未在公众视线中出现过,没想到一出现,就是如此轰动的情况。

“好了,事情已经说完,宴会正式开始,诸位玩得愉快。”皇帝道了简短的总结陈词,领着身后全程作为背景板的皇后和迟溯下台了。

整个发言不超过三分钟,却宣布了三年以来最大的两件事。

宴会厅里又重新纷闹起来。

迟溯从宴会厅前面往回走,一路上不断有人上前攀谈,几十米的路程走了足足半个小时。

等他终于走到温煜城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的时候,那一伙人已经不见了。

迟溯环顾四周,终于发现了坐在宴会厅边缘的简熠瞳和万俟祈,大步走过去。

万俟祈见到他,连忙站起来,低着头藏起泛红的眼眶,欠了欠身,“殿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刚才听到皇帝宣布简熠瞳和迟溯的婚约时,眼泪就止不住的往外涌。

她不应该这样的,简熠瞳和她是家人,她应该祝福他。

但她真的

心里委屈挣扎着,鼻头又不争气地酸了起来。

“嗯。”迟溯淡淡应道。

面前,简熠瞳靠着墙小憩,眼睫低垂,纤长浓密的睫毛在下眼睑上投下一片阴影,脸颊连带着鼻头和眼尾,都泛着一层薄红。

显然简熠瞳意识已经朦胧了,对迟溯的到来一点反应都没有。

自己不过走了一会,回来这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迟溯正想检查一下简熠瞳此时的情况,一旁的万俟祈低声向他解释起来,声音里含着轻微的鼻音。

“万俟元他们去舞池跳舞了,小瞳喝醉了,我在这里守着他。”

迟溯伸出手在简熠瞳眼前晃了晃,对方依旧全无反应,迟溯嗓音淡淡:“谁让他喝的?”

“呃,是万俟元”自己表哥干了坏事,万俟祈也跟着有点尴尬和心虚,一时间倒连难过都是其次了。

迟溯冷哼了一声,对万俟祈道:“谢谢,我送他回去。”

“那我走了?”

“嗯。”

万俟祈转身,向舞池的方向走去,动作有些不自然,迟溯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叫住她。

“殿下,还有什么事么?”万俟祈很想快点离开,她怕自己再待一会,会在迟溯面前哭出来,那也太难堪了。

迟溯犹豫了一下:“之前简熠瞳说,你是个很好的人。”

万俟祈愣了一下,轻轻咬住下唇,一点晶莹涌上眼眶。

“你会收获属于你的幸福。”

“谢谢。”声音轻颤,万俟祈捂住脸,最后冲迟溯欠了欠身,转身消失在人海里,掌心一片湿润。

回过身来,迟溯看着眼前呆滞的简熠瞳,有些为难。

“简熠瞳?”迟溯试着叫了叫他。

简熠瞳缓缓抬眼看向他,眸子里蒙了一层水雾,像是蒙尘的蓝宝石,等着人去擦拭。

“你喝醉了,我带你去休息。”

简熠瞳眨巴眨巴眼睛,朦胧的目光中露出几分疑惑,半晌,才慢吞吞道:“哦。”

“自己能走吗?”迟溯轻轻叹了口气。

简熠瞳用行动代替回答,直接向他伸出一只手。

最后,迟溯半扶半架地把人弄回了自己的宫殿,把简熠瞳安置在客房的床上。

简熠瞳家里没有佣人,迟溯不放心把他独自一人扔在家里,虽然就目前而言,喝醉了的简熠瞳还是很听话很安静的。

“你在这里休息,我还要去应酬。”

简熠瞳躺在床上,盛着水雾的眼睛安静地望着站在床边的迟溯,过了好一会,轻轻“哦”了一声。

“要是醒了我还没回来,就让菲利普派人送你回去。”最后叮嘱了一句,迟溯转身离开了房间,走到门边不忘帮简熠瞳拉上灯,带上门。

迟溯走之后好一会,简熠瞳眨眨眼睛,眸子在黑暗里变成了着幽幽的黑蓝。

“哦。”很轻很小声的一句,然后闭上了眼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