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21章 棋子
 
学院杯比赛期间,参赛的学生是可以请一整个赛期的假的,故而很多人为了名正言顺地逃课,滥竽充数,这也正是预选赛上分容易的主要原因。

预选赛的积分榜只显示前两百名,一天过去,位于积分榜第一位的迟溯已经达到了一百零三分,而积分榜最后一位的积分也已经达到了五十八分。

作为全联邦学院共同的机甲盛事,这个积分榜自然而然地受到万众瞩目。

榜上的排位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变化,而无论多么微小的变化,在紧盯积分榜的围观群众眼里都无所遁形。

时间慢慢流逝,到了比赛第二天的傍晚,有人眼尖地发现,积分榜末端刷新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星网里的观众交流平台登时炸开了锅。

【我靠,你们看见没有,积分榜最后一位变了。】

【竞争这么激烈,变了不是很正我天,怎么会是他?】

【该不会是重名吧?那位可是未来的太子妃,全星际闻名的omega,怎么会参加学院杯?】

【简熠瞳,联一院联一院还有哪个简熠瞳?就这一个?

【他一个omega,还是三皇子的未婚妻,居然跑去参加alpha的比赛,把皇室和元帅府的颜面放在哪里?】

【真是他?不会吧,现在的名媛都能文能武了是吗。】

就在他们说话间,简熠瞳的排名又往上升了,从积分榜最后一位爬到了倒数第二位,又到倒数第三位,看起来还很有稳步上升的趋势。

围观群众们眼睁睁地看着简熠瞳的排名一路上前,最后停在第一百八十一位,不动了,积分一百零二。

【两天拿了一百零二分,这简少爷的水平还不错埃】

【一个omega而已,这样的成绩确实是不错了。】

【不是,我说,omega怎么了?值得你们这么大的恶意?就你们这些嘴炮alpha,去参加学院杯恐怕连榜都上不了吧,难怪这么阴阳怪气,原来是柠檬精。】

【欸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说的是事实,omega本来就比不过alpha?

星网里掀起了一场腥风暴雨,而处于浪潮中心的主人公,浑不知情地从全息舱里坐起来。

简熠瞳打开光脑,给迟溯发了一条消息,等着他来接自己去吃饭。

他翻出星网上的实时积分榜,往下扒拉很久才看到自己的名字,不甚满意地撇了撇嘴。

一百八十一名,一百零二分菜拉了。

他又把积分榜划到最上端,看到积分榜第一的那个名字----迟溯,二百一十七分。

简熠瞳记得,昨天迟溯退出比赛的时候,积分是一百零三分,那速度都已经够惊人了,没想到今天还能更快。

他结束最后一场比赛的时候,迟溯的状态显示的是正在比赛中,估计还要过几分钟才能看到他的消息。

简熠瞳在冰箱里拿出一支营养液,坐到沙发上休息起来。

他的身体状况经过这些天的调理终于是好了许多,勉强达到了正常人的水准,一天的比赛下来还是很累。

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选择藏拙,而是直接拿出真实水平打了一天的原因----以他的身体状况,是不可能撑得完整个赛程的,只能在有限的参赛时间段,尽可能地多拿些积分。

正当他等得百无聊赖地时候,光脑上有消息进来了。

简熠瞳以为是迟溯回了消息,连忙放下喝空了的营养液瓶,摁开光脑。

看清发消息的人,简熠瞳轻轻挑了挑眉。

出乎意料地,竟然是许久未曾联系过的元帅夫人。

【元帅夫人:你还真去参加了学院杯?】

简熠瞳刚点开输入框,对面又紧追不舍地发来一条消息。

【元帅夫人:你怎么会机甲?】

简熠瞳手指微微停顿,然后欢快地、毫不犹豫地输入:【三皇子殿下教我的。】

几秒之后,一通语音通讯打了过来,简熠瞳接起。

“少跟我装蒜,你才过去几天,怎么可能就学会了机甲?再说,皇室绝不可能教你机甲。”元帅夫人似乎是气急了,声音不复往日的慢条斯理故作儒雅,语气冷然。

简熠瞳笑了,“母亲为什么这么笃定?”

元帅夫人冷哼一声:“我好歹也是元帅府的女主人,机甲我多少还是懂些的,当初算了,跟你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好,那后一个呢?”简熠瞳似乎完全不受元帅夫人情绪的影响,语气依旧平和,甚至带着笑意。

----这是元帅夫人多年教导他的,作为大家闺秀的教养。

“什么后一个?”元帅夫人很是不耐烦他的追问。

“为什么母亲觉得皇室绝不可能允许我学机甲?”

“看来你还不清楚你在这场联姻里的作用,”元帅夫人轻蔑地冷笑一声。

“眼下战事在即,元帅手握兵权,是联邦重要的依仗,而皇室掌握政权,同时也掌握全联邦的经济命脉,”分析起实事,元帅夫人倒是冷静了下来。

“皇室需要拉拢元帅继续为联邦卖命,元帅也需要皇室源源不断地为军队提供经济支持。”

“所以,你不过是皇室和元帅府之间利益交换的一颗棋子罢了。”

“你以为我从小让你装成omega,只是为了恶心你,让你不能跟宏沛抢继承权?”

“你错了,虽然我承认有这一部分私心,但最根本的原因只是因为皇室这一代的四个皇嗣,都是alpha罢了。”

简熠瞳心脏猛地一缩,如坠冰窖,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颗用来利益交换的棋子,但没想到自己的种种遭遇,只是因为别人需要,就连自己的性别,也是根据别人的性别确定的。

隔着星网,元帅夫人看不到简熠瞳的表情,不过想来不会好到哪里去。

见简熠瞳那边久久没有回音,元帅夫人勾起唇角,残忍地补上最后一刀:“你对于皇室来说,无异于一个用来权衡元帅府的质子,谁会让人质手握利刃?”

简熠瞳原本就疲惫的精神这时几乎有些恍惚了,他咬了咬下唇,苍白的唇瓣上堪堪回了点血色。

他闭上眼,听不出情绪地轻笑一声。

“谢谢母亲的解释,不过,这把利刃,现在就是被皇室塞到我手里了,这又怎么说?”

是的,他学机甲设计、参加学院杯,都是迟溯允许且鼓励的。

迟溯曾经不止一次鼓励过自己,还说他是优秀的omega。

纷杂的思绪涌上本就乱成一团的心头,简熠瞳眉头紧紧皱起,抬手用力地揉着太阳穴,试图让大脑变得清醒一点。

窗外突然有风吹过,院子里的那几株白山茶轻轻抖了抖,风裹着淡淡的清香吹到室内,路过沙发上蜷着的简熠瞳,又从另一边的窗户溜走。

简熠瞳忽然理不清思路了。

原本逐渐清晰明朗的日子,似乎随着刚才那阵风,一起飘走了。

他的眼前,又只剩下一片灰暗的空洞。

星网那头,元帅夫人没有正面回答简熠瞳的问题,而是冷笑了一声,“我很快就会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学的机甲,你好自为之。”

光脑里传来一阵忙音,元帅夫人切断了通讯。

简熠瞳放下光脑,头痛欲裂。

他实在是理不清楚思绪,索性也不理了,将乱成一团的思绪全部抛诸脑后,大脑放空,躺倒在了沙发上。

浑浑噩噩躺了不知多久,大脑里翻腾的痛楚渐渐平息,简熠瞳的呼吸逐渐平稳,意识逐渐回笼。

门口突然一道巨响,厚重的实木门板被硬生生从外面破开了。

门板弹到墙上,"砰"的一声,十分沉闷。

有个身穿白色军服的人影冲了进来,看见沙发上完完整整的简熠瞳,松了口气,缓下步子。

沙发上的简熠瞳感觉到一阵风吹过,然后一股凌冽的清香味缓缓逼近了。

是迟溯。

简熠瞳忍着头晕,挣扎着要坐起来,少年略显单薄的身体有些控制不住地晃了晃。

迟溯眼疾手快地扶住他,在沙发前半蹲下来。

眼前的简熠瞳面色苍白,紧咬着没有血色的下唇,眼睫轻颤,看起来很虚弱。

迟溯轻轻皱了皱眉,“又生病了?”

简熠瞳缓慢地摇了摇头。

迟溯用手背轻轻贴上简熠瞳的额头,体温正常,那为什么

末了,迟溯想起来,简熠瞳今天打了一天的比赛,本来身体就不好,现在恐怕是体能过度消耗了,而且似乎到了意识模糊的地步。

难怪消息不回,通讯不接,敲门也不应。

迟溯没想到简熠瞳的身体依旧这么差,深黑色的眸子里难得地划过一丝懊恼,他不应该鼓励简熠瞳去参加如此消耗体能的比赛的。

“你坐着,我去给你拿营养液。”

说着,迟溯就要起身,却被简熠瞳一把拉了回来。

清冽的冷香扑面而来,似乎还夹杂着窗外飘进来的白山茶的淡淡花香,简熠瞳吸吸鼻子,声音闷闷的。

“迟溯,你怎么想的?你带我买机甲模型,抱着我弹钢琴的时候怎么想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