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22章 出线
 
“但阿溯生于皇室,日后更是要继承大统,他有时候也不得不做一个冷酷的人,你能理解吗?”

“身处乱局,你我皆为形势所迫,身不由己。”

“什么怎么想的?”

熟悉的清冷声音在简熠瞳耳边响起,怀里的人讲话时呼出的气息温温热热地扑在简熠瞳的耳边,他瞬间回了神。

迟溯被他突然抱住,又被问了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有些懵。

安静了一会,简熠瞳垂下眼睫:“没什么。”

只是他好像突然理解,迟溯成人礼那天,皇后对他说的话了。

至少现在情况还不算太糟,不是吗?

至少现在的迟溯,还没有变成那个冷酷的人。

迟溯被简熠瞳松松地抱着,呼吸间能闻到对方身上沐浴露的淡淡香味,身体有些僵硬,耳廓爬上不自然的红晕。

他抬起手,想要推开简熠瞳,又不知道该往哪里推。

迟溯轻咳了一声,耳垂红得滴血,“我弹钢琴那次,是不小心,并没有抱着你。”

简熠瞳“嗯”了一声。

“在商场那次,也不是我轻薄的你。”迟溯强忍着越界的距离带来的奇怪感觉,解释道。

“嗯,是我轻薄的你。”

本来没往那件事情上想,但迟溯似乎会错意了,歪题歪到了那件事情上。

简熠瞳不禁回想起那天更衣室里的迟溯,跟平时不一样的,衣冠不整的迟溯。

脸上热热的,回了些血色,简熠瞳放开迟溯,向后靠到沙发靠背上。

“我那次也是不小心,”简熠瞳小声辩解道,“这次也是不小心。”

“”你看我信吗?

“你今天到底怎么了?”迟溯鼻尖还萦绕着简熠瞳身上的味道,目光不自然地望向窗外。

简熠瞳拍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迟溯坐下来。

“没怎么,就是比赛了一天,有点累。”

光是“有点累”好像不足以解释他为什么突然抱了迟溯,简熠瞳不怎么真诚地补充道:“上了积分榜有点激动,非常感谢殿下给我这次机会,所以顺便向殿下表达一下感激。”

表达感激?

迟溯嘴唇微动,欲言又止。

“殿下你脸怎么红了,是热吗?我给您倒杯茶水凉快凉快?我也觉得挺热的。”

迟溯淡淡“嗯”了一声。

简熠瞳顶着脸上的热意去了厨房,站在洗碗池前,对着面前的窗户,拍了拍自己的脸,呼出一口气。

五月初的风依旧带着丝丝凉意,很浅很浅的那种温凉,柔柔地吹起简熠瞳额前的碎发。

十分凉爽的天气,被两人一言一语杜撰得“热”了起来。

简熠瞳泡了两杯茶,端出去的时候,迟溯已经在光脑上上看起了文件,看到他出来,面无表情地关了光脑。

用来“凉快凉快”的茶水,杯壁蔓延上了灼热的温度,拿在手里还得小心翼翼的。

迟溯接过茶杯,意思意思浅浅抿了一口,放下了,“既然累了,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迟溯起身,像是要走了。

简熠瞳愣了一下,“不用装样子了吗?”

说完,未等迟溯回答,他自己先哂笑了一下。

也是,有什么装样子的必要呢,但凡学过机甲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拙劣的谎言吧。

迟溯思考了一下,淡淡道:“就说我是在星网上教的你。”

似乎也行,所以昨天迟溯为什么要让自己和他回去呢?

简熠瞳转念一想,又庆幸昨天迟溯没想到这一点,否则他就失去尝试敬衍的机会了。

走到门口,迟溯又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简熠瞳说:“谢谢你的茶。”

语气颇有点不自然。

简熠瞳对他笑笑,看着刚刚被暴力破开的门再次关上,偌大的一个别墅里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简熠瞳放下茶杯,叹了口气。

他又回想起刚才元帅夫人问他怎么学的机甲时,语带威胁的措辞。

她该不会怀疑上艾达老师吧?

简熠瞳一惊,为以防万一,决定给艾达老师提个醒。

他打开光脑,给艾达老师发了条消息。

【简熠瞳:艾达老师,我母亲有找您麻烦吗?她今天发现我会机甲,问我是怎么学的,我怕她怀疑到您。】

简熠瞳抱着茶杯,等得茶水都凉了,消息就像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半点回音。

一丝沉重慢慢爬上简熠瞳的内心。

要是因为他害了艾达老师,他恐怕不能原谅自己。

【简熠瞳:艾达老师,看到消息请务必回复我一下,好吗?】

首都星和sw-3之间遥隔几十万公里,简熠瞳也没有别的办法能联系上艾达老师,只能等待。

没想到这一等,就等到了预选赛结束。

期间简熠瞳每天只参加半天比赛,最终擦着三十二强的线进了线下赛。

预选赛结束的当天傍晚,迟溯来接简熠瞳。

悬浮车向城中心开,路过皇宫,驶到了城区的另一半。

没等简熠瞳问,后座另一边,正在光脑上看文件的迟溯先出口解释道:“万俟元他们知道你进了线下赛,非要给你办个庆功宴。”

简熠瞳失笑,他只是擦线进了三十二强,旁边的迟溯可是整个预选赛一直稳在第一,庆功宴却是办给自己的。

看来自己在别人眼里,完完全全、彻头彻尾地是个娇娇弱弱的omega,恐怕这次参赛,把他们都惊讶坏了。

悬浮车在定礼服那天迟溯带简熠瞳去的那家高档餐厅外停下。

刚进门,就有个侍应生上前,将他们带去了一个包厢。

说是庆功宴,其实也就是和万俟元他们几个的小型聚餐,包厢里坐着万俟家两兄妹,温家两兄妹和简宏沛。

细细算来全是沾亲带戚的关系,约莫也是联姻导致的。

元帅和出身万俟家的简熠瞳生母联姻,是为财;首相温家和皇室联姻,是为权。

如今元帅府和皇室联姻,倒是把这一片关系网都给连起来了。

侍应生为他们推开包厢的门,简熠瞳压下眼底的晦色,跟着迟溯走了进去。

见到来人,万俟元高兴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迟溯,小瞳,快坐快坐。”

“小瞳你真是能憋,明明会机甲,上次切磋愣是没让我看出来,”酒过三巡,万俟元揽着简熠瞳的肩膀,晕晕乎乎道:“改天咱兄弟俩得再切磋一次,放、放心,表哥会给你稍微地放点水的。”

说到“稍微”,万俟元还捏起手指向简熠瞳比划了一个指甲尖的距离。

“好埃”简熠瞳笑笑,“要是在之后的线下赛里遇到了,我也会给表哥稍微地放点水的。”

说着,简熠瞳学着万俟元的样子比划了一下。

酒桌上响起一阵欢乐的笑声。

万俟元哈哈两声,拍了拍简熠瞳的肩膀,“行,我等着你来给我放水1

考虑到简熠瞳上在宴会上展现出的“惊人”酒量,并没有人给他灌酒,几个人当着简熠瞳的面喝得欢腾。

简熠瞳回想起宴会上喝的那杯香槟的味道,又看着桌上的红酒,产生了一点好奇。

红酒是什么味道?

他看向万俟元杯中的红酒,后者正举杯,将高脚杯里剩余的一小口红酒一饮而荆

“好喝么?”

“当然,小瞳要不要试试?”

万俟元放下酒杯,拿起桌上的酒瓶,正要往简熠瞳的杯子里倒,坐在他另一边的万俟祈扯了扯他的衣摆。

万俟元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道:“噢,忘了小瞳不能喝酒。”

简熠瞳眼睁睁地看着快要到手的红酒溜走,不甚高兴地撇撇嘴,想了想,将目光投向迟溯的酒杯。

“殿下,我想”

未及简熠瞳把话说完,迟溯端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荆

“嗒”,空酒杯被放回了桌面上。

简熠瞳:“”倒也不必如此直白。

聚餐快要结束的时候,万俟元轻轻碰了碰简熠瞳的手臂,脑袋凑近,神秘兮兮地对简熠瞳眨眨眼睛,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明天来我家一趟,有惊喜。”

惊喜?简熠瞳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等到散场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街道两旁的建筑物上已经亮起了灯,清一色的充满高科技感的浅蓝光。

简熠瞳在出餐厅的时候被简宏沛拦下了。

简宏沛挡在两人面前:“殿下,我有点话想单独和我哥说。”

迟溯征询地看向简熠瞳,在后者对他点了点头后,独自先往等在路边的悬浮车走去。

万俟家和温家的兄妹都已经离开了,空旷的大厅里,出了简熠瞳和简宏沛,只有门口和柜台里的两个侍应生。

“简熠瞳,我没想到你这么能装。”简宏沛愤愤道。

果然,小少爷找他,除了放一些毫无意义的狠话之外,没有别的可能。

简熠瞳无谓地笑笑,示意简宏沛继续。

“难怪三皇子殿下对你这么好,原来是你早就勾搭上他了。”

简熠瞳愣了一下,这是他没有料到的走向。

“什么?”

“哼,还装呢,三皇子殿下都跟我们说了,你们早就认识,你的机甲也是他通过星网教的你。”简宏沛脸上浮现出嫌恶的神色,“还‘星际第一名媛’呢,小小年纪就知道勾搭男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简熠瞳气笑了,冷冷道:“你知道你现在是在编排谁?”

简宏沛不屑地“嘁”了一声,“就算迟溯听到我的话,也不敢对我做什么,毕竟我是元帅府的继承人。”

简宏沛上前一步,凑近简熠瞳的耳朵,压低声音道:“倒是你,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当你的真实性别被拆穿的时候,要怎么讨好迟溯。”

“就算迟溯是通过星网教的你,你又是怎么接触到全息舱的呢?”简宏沛的嗓音打了个弯,不怀好意地笑了:“哦----艾达老师是吗?”

简宏沛冷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开了大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