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创意文学网 > 星际第一名媛是Alpha > 第35章 醉酒
 
“我说你想不想……”酒劲一阵阵地往头顶上窜, 简熠瞳难耐地摇了摇头。

迟溯感觉到对方的头朝自己越凑越近,还不安分地乱动着,细碎的发梢扫过他的耳尖, 引起一阵奇怪的感受。

迟溯轻轻呼了口气,抬手按住简熠瞳作乱的脑袋,将他手里虚握着的酒杯没收了, “你喝醉了。”

简熠瞳努力睁开迷蒙的双眼,眼睫低垂,目光里只剩下迟溯修长白皙的脖颈。

鼻腔里充斥着酒味和迟溯身上淡淡的香味, 那种似乎总是藏着一丝丝花香的清冽的、好闻的味道。

他喝醉了。

他刚才想说什么?

朦胧的视线里, 迟溯好看的喉结滚了滚, 简熠瞳也跟着咽了下口水。

“我现在送你回……”

熟悉的清冷声音里似乎夹杂着一丝慌乱,从遥远的雾那边传来,简熠瞳听不清, 皱着眉头想再凑近一点。

温热的呼吸洒在眼前的白皙肌肤上, 惹得那片肌肤上浮起一层薄红,简熠瞳鬼迷心窍般, 低下头。

柔软的, 还带着一点湿意的唇瓣轻轻落下, 像大雁拂过夕阳下映着霞红的雪地。

迟溯呼吸一滯,整个人都不知该作何反应。

两人这边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只剩下心跳的声音。

迟溯僵直地一动不敢动,手还保持着按在简熠瞳头上的姿势,手底下的脑袋依旧不安分地乱动着,他却不敢再按了。

“说起黑马,那谁能有咱们小瞳更黑!一路从预选赛冲进决赛。”

正在此时,酒桌上高谈阔论的万俟元讲到了兴奋处, 忽的拔高了声音。

“……老迟居然也不让着小瞳,自己那些个冠军拿到手软,一个学院杯而已,放放水怎么了?是吧!”

忽然被点名的迟溯:“……”

万俟元话音刚落,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向被提到的两个主角的方向投去。

迟溯手上蓦地加了力道,在众人看过来前的一瞬间,将简熠瞳抱了起来。

“他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去,你们继续。”

说完转身就走,只给众人留下一个略显僵硬的背影。

身旁的两个位子突然空了,万俟元愣了一下,然后笑着无所谓地摆摆手,又抄起了酒瓶给自己续上,“行,看他俩确实是喝醉了,耳朵都喝红了,咱不管他们,继续继续!”

坐在他对面的温语菡看着神经大条傻乐着的万俟元,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然后也拿起酒杯。

“来,今天我一定要喝倒你!”

旁边的温煜城按住了她端着酒杯跃跃欲试的手,脸上挂着无奈的笑,不赞同地摇摇头:“行了,再喝你也该醉了,我可不想背着个醉鬼回去。”

温语菡撅撅小嘴,“你以为我是熠瞳哥哥吗。”

“老温你别拦着她,让咱俩一较高下!”

万俟祈无奈地看着自己明显已经喝高了的堂哥,“得了吧,你也少喝点。”

……

另一边,忽然被抱起来的简熠瞳懵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穿过大厅的时候,简熠瞳似有所感,把发烫的脸往迟溯脖颈里埋了埋。

“走、走快点,不要让别人看见了。”

喝醉了还惦记着面子。

迟溯依言加快了步伐。

简熠瞳的脑袋凑得太近了,鼻息都喷在他的脖子上,怪不舒服的。

倒也具体说不上来是怎么个不舒服,就是……感觉很奇怪。

让他有一点心烦意乱。

在把简熠瞳放到车后座上前,他就没抬起过头,好像被迟溯抱着是件多么丢人的事。

被放到车后座上,迟溯替他关上车门,又从另一边上了车,简熠瞳不知不觉地又挨上来了。

“不舒服吗?”

恒星早已没入地平线,天已经黒透了,车窗上映出迟溯优美的下颌线。

人造月光透过车窗洒在后座坐得极近的两人身上,给黑暗中的后座平添了一分朦胧的意味。

简熠瞳肩膀抵着迟溯的肩膀,半晌,轻轻“嗯”了一声。

“哪里不舒服?”迟溯平视着前方,他有点不敢看简熠瞳。

又过了好一会,身旁的黑暗里才传来简熠瞳略显沙哑的声音:“看到你就不舒服。”

迟溯一怔,原本无从排解的心烦意乱就这么冷了下去,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到他……就不舒服?

“为什么?”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听不出情绪的平淡。

简熠瞳歪着脑袋想了好久,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自己的感受。

他一直注视着迟溯的侧脸,移不开眼一般,呼吸逐渐急促起来。

“一看到你,我就想……”

想拥抱?想亲吻?想占有?

想……标记?

简熠瞳脑子里糊成一团,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汇,不知该怎么解释。

他看着迟溯逐渐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忽的回忆起了那份柔软。

想也没想,欺身堵了上去。

熟悉又陌生的柔软触感印上嘴唇,渴望中又带着点小心翼翼。

迟溯没有预料到简熠瞳的举动,唇角溢出一声低浅的闷哼,被简熠瞳含进了嘴里。

紧接着,几乎是下意识地,迟溯甩出了一层精神力屏障,隔开悬浮车了前后座的声音。

迟溯的手抬起,想要推开简熠瞳,却不知出于何种心理,手停在了半空中,没有推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分钟还是几分钟,迟溯的脸已经红透了。

简熠瞳轻轻动了动,迟溯以为对方是要起开,却不想,一个湿漉漉的、温温软软的物体探了出来,轻轻舔了舔他的嘴唇。

迟溯一惊,脸上升腾起火炙般的滚烫,他用力地推开了简熠瞳。

简熠瞳倒回了后座靠背上。

迟溯呼吸略显凌乱,努力平复着,“你醉了。”

是的,简熠瞳醉了。

所以他纵容这一次,不会再有下次。

至于纵容的到底是简熠瞳,还是他自己……迟溯说不清楚。

月光下,后座上,简熠瞳目光一秒不错地盯着迟溯。

半晌,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乎是在回味,“嗯,醉了,好甜。”

迟溯耳尖的热度又加重了几分。

他偏过头,看向车窗外。

余光看不到的地方,简熠瞳又挨挨蹭蹭地靠了过来,呼吸落在他的脖颈上。

气息一起一落,像鸟儿最柔软的羽毛不轻不重地拂过心尖。

刚才在酒桌上,简熠瞳主动让自己标记他。

回到车里,简熠瞳又主动吻了他。

心乱如麻。

这段时间,简熠瞳的种种奇怪的举动都有了唯一的解释。

简熠瞳不是精神力出了问题,他就是……喜欢上自己了。

迟溯感受着身旁传来的温度,omega身上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

他抬起右手,隔着衣袖,轻轻抚摸着左手手腕上带着的抑制环,眼中的神色复杂又晦暗。

简熠瞳不应该喜欢上他。

他是不是,做得太过了?

……

决赛结束的第二天早上,简熠瞳又睡过头了。

天上恒星的光芒已经很热烈,他从床上坐起来,习惯性地掀起窗帘的一角,向窗外看去。

开了这么许多天,花园里的白山茶花已经凋谢了,空荡荡的花枝掩映着小花园里的那套石质座椅。

那里也是空荡荡的,并没有那个熟悉的、低垂着眼睫看光脑的身影。

被学院杯耽搁了将近半个月的课,参赛选手们的假期在今天就结束了,按照惯例迟溯是会来接他去上课的。

估计是太晚了,回车上去等他了。

简熠瞳放下窗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随手捞起放在枕边的光脑,摁开。

迟溯的消息栏里果然躺着个红点点。

简熠瞳一手拿着光脑,翻身下了床,向卫生间走去。

点开消息栏,看到未读消息的一瞬间,简熠瞳的脚步顿住了。

不是像往常一样的“起床没?我在车上等你。”

而是……

【迟溯:起床了吗?】

【迟溯:我让司机在楼下等你,别迟到了。】

什么意思,迟溯今天不来接他?

简熠瞳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问问,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

【简熠瞳:你今天不来接我么?】

过了好一会,等到简熠瞳洗漱完准备下楼,迟溯才回复。

【迟溯:有事。】

行吧,迟溯说有事那肯定是真的有事。

自从他被正式立为储君,是肉眼可见的一天比一天忙。

几乎随时随地,一有空闲就在光脑上看文件。

简熠瞳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直到他坐进悬浮车。

来接他的司机还是之前那个,简熠瞳刚坐上车,司机就破天荒地转过头来跟他打招呼。

简熠瞳对这个司机还挺有好感的,礼貌地笑着回应了。

“简少爷,三皇子殿下这段时间都会很忙,以后就由我来负责每天接送您。”司机觑着简熠瞳的神色,说到。

简熠瞳愣了一下。

意思是说,迟溯这段时间都不会来接送他了?

那么“这段时间”又会持续多久呢?

简熠瞳心里有点空落落的,面上却不显,笑着答应道:“好的,辛苦了。”

对于迟溯因为太忙而不能来接他这件事,简熠瞳不疑有他。

毕竟他们昨天晚上才……拉近了关系。

虽然简熠瞳和迟溯现在都是机甲学院的,但分属不同的系,平时上课的时间地点也大多是错开的。

整个上午,简熠瞳没有见到迟溯。

不管再怎么忙,饭总是要吃的吧。

怀揣着这样的期待,简熠瞳等到了饭点。

来送饭的依旧是那个司机,拎着的食盒里也只有一人份的午餐。

司机给简熠瞳拉开后座车门,欠了欠身,问道:“少爷,您是在车上用餐呢,还是去就近的食堂?”

简熠瞳看着放在后座上的食盒,犹豫片刻:“三皇子殿下不吃么?”

“殿下太忙了,让我先去给他送了份简餐,再将您的午餐送过来,还叮嘱我一定要提醒您记得喝营养液。”

听到最后一句话,简熠瞳原本有些失望的心情顿时好了大半。

他嘴角微微翘起,坐进了后座,“行,还是去食堂吧。”

如此过了三天之后,简熠瞳笑不出来了。

每天迟溯都以“有事”为理由,不来接他也不和他一起吃午饭。

第三天的下午,简熠瞳提前进了教室,面前的书本摊开,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书本上。

迟溯在躲他。

自我催眠了好几天的简熠瞳这会终于不得不承认了这个事实。

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还是迟溯害羞了?

自从简熠瞳转了系,他几乎成了整个机甲学院唯一的omega。

再加上他在学院杯里令人瞠目结舌的表现,以及他“名花有主”的情况,现在他上课的时候,周围依旧会出现一圈真空地带。

除了遇到熟人,比如万俟元、温煜城的时候。

不过现在的真空地带和从前的相比,性质明显变了很多,简熠瞳也没有放在心上。

这一节课上的是“机甲的起源与发展导论”,机甲学院的必修课。

当有个人突然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的时候,简熠瞳下意识地以为是万俟元或者温煜城。

他从思索中回过神来,转头正想打招呼,一股熟悉的、好几天没闻到了的冷香轻轻拂过简熠瞳的鼻尖。

简熠瞳愣了一下。

迟溯把手里的书放在桌上,熟悉的平淡目光洒落在简熠瞳身上。

“我也修这门课。”迟溯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惊讶,淡淡解释道。

“嗯,我知道。”简熠瞳反应过来,看着迟溯,嘴角上扬,颇带些挑逗意味地说:“我以为殿下不会和我上同一节课。”

“为什么?”迟溯莫名从简熠瞳的微笑里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简熠瞳忽的凑近了一些,故意压低了声音:“我倒是想问,殿下这几天在躲我,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肥美的一章owo

感谢在2021-09-04 23:01:18~2021-09-05 22:41: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41538328 2瓶;守着花儿开、46422590、苏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